自由談 – 從豐田看管治

郭榮鏗   自由談

豐田雖然是個別事件,但同時亦暴露了日本企業管治的深層問題。

日本的大機構素來論資排輩,等級制度僵化。越級通報,等於挑戰講求共識的傳統精神。企業流動性甚低,聘請外人會被視為破壞內部和諧。高層跳槽,也會被視為叛徒。

豐田一直由家族經營,老闆神聖不可侵犯。下屬因怕老闆丟臉,往往不敢將壞消息上達。決策者,活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和諧大於一切的指導思想,封殺了其他可能性,亦大大限制了果斷決策的能力。

《經濟學人》的研究指出,日本的企業多年來一直以豐田為師,認定就算不委任獨立董事,企業仍能表現卓越。這觀點,再也站不住腳。

誠然,西方的管治模式,並非靈丹妙藥。但無可否認,不會昧於企業文化的新思維,才是危機中的真正出路。

豐田除了給我們上了企業管治的一課,亦提醒我們反思政制。有人投訴香港太多反對聲音,窒礙社會進步。反之北望神州,在黨的集體領導下,社會不正以光速發展?

然而,當我們全力追求「和諧」,義無反顧把反對聲音消弭於無形,豐田事件卻像一記當頭棒喝。這個效率與盈利的象徵,曾經一度是企業的管治典範,到頭來,卻敗給了自己的保守和封閉。

付上如此沉重的代價,何苦?專制統治,正如僵化的管理制度,最終莫不引火自焚?固執而拒變的政府,又是否已處於暴風雨前夕而不自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