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殺郵筒 表忠誠

信報財經新聞    2015-10-20
A22 | 時事評論 | 專業為公

或許是梁振英政府已經無能到一個程度,要獻媚表忠才能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所以當梁振英訪問倫敦,出席一個工商界午宴,遲到後還沾沾自喜地說是為了看掛在街道旁的中國國旗;甚至連一個民間學術社團全國港澳研究會的會長陳佐洱在一個論壇上說香港要「去殖化」,不一會郵政署便宣布計劃以鐵板遮蓋殖民地時代的郵筒上的英國皇室徽號,並把部分現役郵筒移走作文物觀賞。

這批舊郵筒,最老的已有過百年歷史,上面的英國皇室徽號是香港在英國殖民地管治下的歷史標記。若然把這些徽號遮蓋,其實無異於給「辛亥革命」刪掉「辛亥」兩字,在「南京大屠殺」拿走「南京」……把歷史異化,變成純粹的名詞,所以把那些徽號遮蓋,其實是把一件歷史文物變成一個普通郵筒。

郵政署回應傳媒查詢時,為計劃提出兩個「理由」:

一、這些郵筒「不合時宜」。但試問哪有歷史文物和古董是「適合時宜」?反過來說,這些郵筒「不合時宜」,其實也是罔顧事實。據前郵政署署長所言,回歸時特區政府已有指令,可繼續使用這些舊郵筒,它們現在仍然發揮收集市民信件的郵政功能,與其他「適合時宜」的郵筒沒有分別。

二、要統一新舊郵筒的標誌,方便市民識別。其實,這些本來是紅色的郵筒,早於主權移交時已為了宣示回歸中國而塗上綠色。回歸至今18年,沒有聽過市民或郵差因為分辨錯誤而寄錯信或收錯郵件。這樣看來,所謂「方便識別」,不外乎是無病呻吟。

說穿了,「不合時宜」和「方便識別」,大概只是謎面,謎底其實是「政治不正確」。以政治正確為最大考慮,本是內地的習氣,如今已在香港風行。不考慮價值和功用,只看重政治正確,又豈只是舊郵筒的遭遇,還有各大院校的人事任命。以非學術的標準否定陳文敏教授的學術成就和資歷,本身就等於告訴大家,他們是因為陳教授的政治立場而否決他當副校長的任命;委任一個聲言要解散學生會,又不肯公開承諾會維護學術自由的何君堯當校董,本身就等於告訴大家這是因為他們曾經落力「反佔中」而得到梁振英的政治酬庸。

只求政治正確,不顧價值和功用,是新中國立國以來的致命點。多少有價值的思想、人才和物件就是因為這個思維驅動下的運動而毀於一旦。這是為什麼當內地還「沉迷」於政治運動時,香港卻正值騰飛時代;即使近年內地經濟發展起來,但世界的眼光還是認為香港比內地更文明和先進。今天我們守護舊郵筒,不是因為戀棧英殖時代,而是珍惜傳統價值和歷史,僅此而已。

img-X20094040-0001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