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不按慣例 何來程序公義

2019-01-01 | 信報財經新聞
A10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律政司決定不就前行政長官梁振英UGL事件提出刑事檢控的風波,沒有因為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親身解畫而平息,反而使她自暴其短而愈演愈烈。公眾的矛頭,已從不檢控梁振英的決定,轉移至鄭若驊不按照律政司過往慣例和既定政策對外尋求法律意見。

向外尋法律意見5種情況

一直以來,律政司不時會外聘大律師為其提供所需的法律服務,例如給予法律意見或擔任政府的法律代表,參與刑事或民事訴訟。筆者曾經就律政司外判法律服務的政策和情況,在立法會向其提出書面質詢。

當時的回覆是,一般來說,律政司會基於六種情況向外尋求法律服務,包括:一、需要專家協助,而律政司內並無所需人才;二、律政司內沒有合適的律師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出庭;三、因案件涉及律政司人員而需尋求法律意見或進行法律程序;四、考慮到辦理有關案件時的連貫性問題或減低開支的需要;五、為求審慎起見,認為適宜尋求獨立外間大律師提供法律意見或服務,以免可能予人有偏袒的觀感或出現利益衝突的問題;六、基於案件的大小、複雜程度、申索量和所需時間而認為有需要把案件外判。

針對第五種情況,律政司在去年2月的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就其把刑事及民事案件外判的議程上,提交文件,作更詳細的闡析。當中有兩點是值得注意的:

一、關於「具爭議性案件」的處理方法。律政司表示,大部分刑事檢控工作,包括「具爭議性案件」,均由律政司內的檢控人員處理。然而,律政司有需要把爭議性案件衍生的刑事檢控案件外判,以尋求專家協助;或就其認為應避免予人偏袒的觀感或有利益衝突的問題,而向獨立外間大律師尋求法律意見或服務。

律政司強調,刑事檢控專員及刑事檢控科人員會全面考慮每宗案件的情況,作出檢控與否的決定,並會視乎案件的敏感程度決定是否外判。

律政司長應撥亂反正

二、關於把案件外判予海外大律師的原則。律政司表示會在必須時外判案件予海外大律師處理,所考慮的情況包括法律觀點的複雜程度、是否涉及重大的憲制、政策或財政影響,或重大的公眾利益、所涉事宜的敏感程度,以及訴訟另一方的法律代表等。認可海外大律師在香港法院處理案件,最終亦須獲法庭批准。

只要有留意UGL事件,相信無人會否認,這是一宗極具爭議性的案件,最容易理解的原因,固然是當中的關鍵人物涉及前任行政長官、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事件的確包含不少複雜、重大且涉及憲制的法律觀點。

茲舉一例:《基本法》第47條第2款規定行政長官就任時,應向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申報財產,紀錄在案。那麼在就任行政長官前已簽訂的商業協議而衍生,並在其擔任行政長官期間收受的利益,是否此條所指的須申報財產?

然而,鄭若驊解說時,既稱涉案者是律政司人員才會外聘大律師,又自詡是因為自己對案件有擔當才不外聘大律師。這樣無疑暴露了她一方面對律政司行之有效的政策一知半解,另一方面更顯示她以個人想法,改變律政司司長這個重要職位應有的行事原則。要是鄭若驊不及早撥亂反正,公眾必然會質疑她是否仍然適合當律政司司長。Artboard 1190101_HKEJ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