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再次訪美

2019-03-21 | 信報財經新聞
A22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拙文見報時,筆者與莫乃光議員,以及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女士剛剛抵達美國。

今次出訪,筆者一行是應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邀請,時間正值美國國務院將於本月底向國會提交《美國—香港政策法》(下稱《政策法》)的評估報告,並且將會會見不少重要人物或組織,如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國務院負責草擬《政策法》評估報告的官員、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全體委員等等。可以預期,訪問的重點在於討論如何維持美國與香港的正常貿易關係。

近日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的言論備受各界關注,甚至掀起一些外交上的辯論。不過如果大家不善忘,唐偉康曾經在報章撰文,指美國與香港的關係一直良好。這個可見諸於一方面美國在香港有許多的商業投資,例如外國企業在香港開設公司,美資公司的數目排行第三;另一方面,香港亦從美國方面得到龐大的經濟利益,例如美國是香港第二大商品出口市場,美國與中國經香港的轉口貿易,佔香港貨物貿易總額超過40%。

港成投資內地橋樑

香港自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躍升為國際級商貿城市,原因是我們面向世界。後來中國實行改革開放,香港更成為世界各國進入內地投資的橋樑。回歸之後,儘管香港與中國的經濟關係愈來愈密切,與內地通商佔香港的比重愈來愈大;惟不能否認,也不能忽視的是,香港對外與世界各國的經濟活動,始終佔有一個不能取代的重要份額。

因此,當香港名為要把握機遇,實際上要配合國家政策,需要積極參與粵港澳大灣區規劃時,特區政府更應加大力度,開拓香港與世界各國經貿通商的機會。可惜的是,特區政府近年只顧埋首大灣區,對外與世界各國發展更多的經濟合作的力度,明顯是差強人意。

現時香港是不少國際貿易組織及經貿協議的成員,如世界貿易組織和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等等。值得注意的是,香港儘管不是主權國家,卻能夠以獨立身份加入,原因是這些組織和協議,不是以主權來甄別成員,而是以該地區是否屬於一個獨立關稅區,來決定是否接納該地區加入組織和協議。

如實反映香港情況

根據《基本法》第161條,香港是中國境內的單獨關稅區,也可以用「中國香港」的名義加入任何國際組織或協議。然而,是否屬於一個獨立關稅區,世界各國亦有權自行評估和界定,不是中央或特區政府說了算。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表報告,建議美國政府檢討《政策法》和獨立關稅區的地位,即是一例。

筆者今次訪美,將會一如以往,一方面向美國政商界如實反映香港的現實情況和最新發展,尤其在政治和法治方面;另一方面則期望美國政界在現階段維持《政策法》和香港作為獨立關稅區的地位不變。這樣既符合美國的利益,亦對香港保持穩建的經濟實力,藉此與外國的經濟關係來協助香港捍衞「一國兩制」,是十分有力的幫助。

然而,當目睹中央和特區政府近期作出愈來愈多、愈廣和愈深地剝削身處香港的本地居民和外國人的權利和自由的舉措,我們亦會建議美國政界需更加密切關注香港的情況,並因應香港的變化更頻密地檢討。畢竟《政策法》和獨立關稅區地位,是美國政府制定和審視的,是否維持,決定權在美國政界。我們作為香港的從政者,能夠做和應該做的,是向他們提供事實和分析,然後讓他們自行判斷。190321_HKEJ_PG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