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解決逃犯問題更有效的方法

2019-04-26 | 信報財經新聞
A25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特區政府提出《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修訂《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最初和最重要的理據,是要處理2018年在台灣發生的一名香港男子殺害一名香港女子後逃回香港的案件。由於香港與台灣之間沒有簽訂任何移交逃犯或刑事互助的協議,故須修訂上述法例,設立新機制把該男子移交台灣接受刑事調查和審訊。

《刑事罪行條例》第153P條

不少香港市民、法律界人士、本地和外國商界及外國政府對政府建議有保留,甚至反對,是由於它變相容許政府把香港市民和身處香港的外國人送返中國接受刑事調查和審訊,絕非反對把在台殺人案的疑犯繩之於法。

因此在反對意見之外,亦有不少反建議,提出其他更好的方法。其中大律師公會倡議修訂現行的刑事法例,賦予香港執法和司法機關域外法律的權力,調查和審訊在香港境外觸犯嚴重罪行而身處香港的疑犯。

在香港調查和審訊在其他地方犯法的人,雖然罕見,卻不是沒有先例。現行的《刑事罪行條例》第153P條,訂明多項性罪行即使不在香港發生,香港也有權調查及審訊。

過去,特區政府曾多次引用該條例處理港人在外地犯法的案件。2007年,一名香港男鋼琴教師與一名未成年男學生到廣州觀摩鋼琴比賽,期間在酒店內多次非禮該名學生,及後律政司控告他非禮罪,結果罪成被判入獄4年;2010年,律政司向一名在雲南開辦兒童院舍的香港社工控以多項非法性交和非禮罪,原因是他在2005至07年間,多次性侵和非禮兩名未成年女童,結果被判罪成及入獄8年;2018年,律政司向一名兩年前與家人到泰國旅行期間,在當地性侵其未成年的堂外甥女,結果被判非法性交罪成,入獄33個月。

現行法例可用

既有現行法例和以往案例可援,而港人在台殺人案中,疑犯與受害者均為香港人,特區政府應有責任和權力循香港的司法制度處理該案件。況且香港的法治水平一向公認優良,故修訂法例容許香港處理境外發生的殺人案件,不單比特區政府現在建議的機制更完善和更可行,相信亦更容易被香港市民、本地和外國商會,以及外國政府接受。

因此,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議員參考了《刑事罪行條例》第153P條的做法,提出議員私人條例草案修訂《侵害人身罪條例》,訂明香港永久居民或在港通常居住人士如在香港境外觸犯了該條例中的10項謀殺、誤殺和意圖謀殺等罪行時,政府可按現行的執法和司法程序,向該疑犯展開調查和提出檢控。

此舉既能令在台殺人案的疑犯繩之於法,亦能避免把身處香港的本地居民和外國人移交中國。要是特區政府真心希望處理在台殺人案,亦致力保護在香港的市民和外國人的安全和人權,就應立即撤回修訂《逃犯條例》的草案,接納我們的私人草案。

否則,特區政府就等於向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證明,特區政府只是利用在台殺人案為藉口,執行不可告人的政治任務。

190426_HKEJ_PG.JPG

Advertisements

【文章】以謊言硬銷《逃犯條例》

2019-04-16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當公眾質疑修訂《逃犯條例》,容許特區政府把身處香港的本地居民和外國人送往法治水平低落的中國受審時,特區政府提出的其中一個所謂「理據」,是不少國家都已經與中國簽訂長期移交逃犯協議,當中更包括法國、葡萄牙和西班牙這些重視人權的國家,證明她們對中國的司法制度有信心,香港人也可以毋須擔心。

不過,這是事實的全部嗎?

現時全球有51個國家與中國簽訂移交逃犯協議,其中37個已經生效。在這37個國家中,的確包括法國、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和南韓這些被認為是重視人權的國家,惟僅此而已;其餘更多同樣被認為是重視人權的國家,例如英國、德國、美國、加拿大等等,全都沒有跟中國簽訂協議。可見大部分重視人權的國家,都不相信中國的司法制度。

那麼其餘30多個與中國簽訂協議的國家是什麼?茲舉一些例子,如泰國、伊朗、阿富汗和俄羅斯等。原來大部分願意與中國簽訂協議的,都是一些被認為是人權狀況和司法水平差強人意的地方。

與中國簽協議國家有權說不

更重要的是,幾乎所有與中國簽訂協議的國家,協議內容都有絕對不會或可以拒絕向中國移交本國國民的條款。做法有兩種,分述如下:

第一種:在協議內「應當拒絕引渡的理由」的條款中,訂明如果申請方要求引渡的人,屬被申請方的國民,則應拒絕引渡申請。意思是,即使中國政府向這類締約國要求移交逃犯時,完全符合協議內的所有規定和條件,例如證實該逃犯在中國觸犯的罪行,在該國同屬刑事罪行,並提供足夠證據等等,該國政府仍然可以純粹以該逃犯屬本國國民作為唯一理由,拒絕中國政府的引渡要求。

協議中,把本國國民列為「應當拒絕引渡的理由」的國家,包括法國、葡萄牙、西班牙、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巴西、阿爾及利亞、安哥拉、亞塞拜疆、巴基斯坦、立陶宛、老撾、突尼斯、烏茲別克、烏克蘭、吉爾吉斯、蒙古、哈薩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俄羅斯、白俄羅斯、伊朗和塔吉克斯坦這23個國家。

第二種:在協議內訂明雙方均有權拒絕引渡其本國國民,但隨後有條款訂明,如果以此理由拒絕引渡,被申請方應當根據申請方的要求,把該案件提交負責處理刑事案件的機關,根據其國內的法律提出檢控,而申請方應當向被申請方提供與該案件有關的文件和證據。也就是說,這類協議既能保障該國拒絕向中國移交逃犯的權利,亦能處理其國民在中國觸犯刑事罪行後逃回本國的問題。

與中國簽訂這類協議的,包括南韓、菲律賓、墨西哥、納米比亞、萊索托、南非、柬埔寨、泰國、印尼、意大利、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阿富汗和埃塞俄比亞這13個國家。秘魯則是唯一一個在協議中,規定可以拒絕移交國民到中國的國家。由此可見,幾乎所有與中國簽訂協議的國家,不論是否被視為重視人權的國家,都不會把自己國民移交中國受審。這樣,還可以說那些國家對中國的司法制度有信心嗎?

常言道:不說出事實的全部,或只講出部分的事實,就可以視為說謊。特區政府為修訂《逃犯條例》,已經到了謊話連篇的走火入魔地步。一個連誠信都可以拋棄的無恥政府,市民還能相信它嗎?

190416_HKEJ_PG

190416_HKEJ_PG

【文章】先天不足的一手樓空置稅

2019-04-08 | 信報財經新聞
A17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筆者一直積極倡議政府應該向發展商徵收「一手樓空置稅」(下稱「空置稅」)。自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9個多月前宣布會開徵此稅後,上星期特區政府終於向立法會提交立法建議,向空置的一手私人住宅單位徵收應課差餉租值兩倍的「額外差餉」。

筆者倡議這個政策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希望發展商不要待價而沽,刻意扣起單位,透過控制供應而推高樓價。惟觀乎政府的立法建議,方向雖然與目標一致,力度卻嫌不足,令人擔心不足以驅使發展商盡快推售單位。

政府建議發展商須在發出「入伙紙」12個月後賣出或租出單位,否則當作空置,需要繳交空置稅,金額為空置單位的兩倍差餉。以2019至20財政年度而言,差餉徵收率為5%,空置稅即是應課差餉租值10%。

不設累進制難奏效

政府建議的稅率並非累進制,即發展商持貨第一年和第二年的稅款是一樣的。試問這樣發展商何須盡快推售單位?筆者曾經要求政府實行累進制,稅率應該按年遞增,由第一年的2倍應課差餉租值的33%,到第二年50%,到第三年及以後66%。可惜政府以計算複雜為由,拒絕這個建議。

近期另外一個令市場關注的現象,是發展商把大量一手單位以招標方式出售,導致市場極不透明。發展商以招標發售單位,毋須提供價單,是否到價只有發展商「心知肚明」,根本是黑箱作業,變相控制新盤供應量。

只要發展商聲稱入標的價錢全部「不到價」,便一個單位都不賣出。這與早前市場關注的「擠牙膏」式賣樓實在有異曲同工之妙。

早前筆者提出書面質詢,要求政府回應是否注意到上述情況,以及會否限制發展商不得把具一定規模的住宅項目以招標方式推售,或會否規定每輪銷售安排中以公開發售及招標方式推售的單位比例或最低數目。如筆者所料,政府只是表示「會繼續留意一手住宅物業銷售的情況。現階段沒有計劃在『預售?花同意方案』下就發展商以招標方式推售的單位數目、比例或次數等作規定」。反映政府對問題「不知不覺」。

招標出售操弄市場

有傳媒整理了近期一手樓銷售的數據,發現3月有近六成單位是以招標方式出售,比例實在不容忽視。2019年首季透過招標出售的一手單位,則佔整體幾近三成。

上星期地產建設商會要求會員在初次發售非豪宅一手樓時,有至少兩成單位需要公開發售。換句話說,發展商透過招標出售的比例依然可以高達八成。更甚者,商會根本沒有定義何謂「豪宅」,發展商自然可以稱旗下所有新盤都是豪宅。事實上,一個在白石角的樓盤,由第一輪銷售起,所有推出的單位都是以招標方式出售,這樣還不算操弄市場?

上述兩項都是有關房屋問題的民生大事,但面對商界阻撓,以及政府要優先執行政治任務《國歌法》和《逃犯條例》,相信「一手樓空置稅」必然讓路。特區政府經常把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掛在口邊,實際上卻是先政治後民生,然後又諉過於人,實在無恥。

Artboard 1.png

190408_HKEJ_PG.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