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國際關注如何影響逃犯條例的進退

2019-06-24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最新一期《時代》雜誌和《經濟學人》都以香港修訂《逃犯條例》觸發過百萬人上街遊行作為封面故事。在6月9日和16日兩次過百萬人大遊行前後及遊行途中,多個國家的傳媒機構均有派員到港採訪,筆者也接受不少訪問,反映外國傳媒因為今次事件而高度關注香港。

事實上,不少評論都認為,國際社會的關注在今次事件發揮了重要作用。外國政府表達意見力度之強,可謂史無前例。這一方面由於《逃犯條例》的確影響外國公民在香港的人身安全和利益,不能置之不理。

另一方面,筆者與其他民主派朋友努力地向她們講解和反映條例的內容和影響,讓她們明白條例的真正嚴重性。

特區政府在2月宣布修訂《逃犯條例》。3月筆者與陳方安生女士和莫乃光議員應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邀請訪問美國,與白宮官員和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會面,接着4月筆者單獨到英國,5月再與陳方安生女士到德國,訪問了聯邦議會和外交部。所到之處所遇之人,不論是政府官員、國會議員、政黨人士,以至是法律界(如紐約律師公會)、商界和智庫(如美國傳統基金會),均主動問及香港修訂《逃犯條例》。

妄稱外國別有用心

在香港,各國駐港領事對修例亦非常關心,不少領事邀約筆者見面討論修例。同時亦有外國政府的代表──例如美國國會轄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的代表團,就曾於5月到訪立法會,與議員──包括建制派議員會晤,筆者和多位民主派議員都有出席。此外,筆者亦曾與多個外國商會的代表見面,就《逃犯條例》交換意見。

經過多次和深入的了解後,很多外國政府都公開批評《逃犯條例》違反「一國兩制」,破壞香港作為法治之都和金融中心的地位,更會威脅外國國民在香港的人身安全。

其中歐盟以發出「外交照會」的方式,向特區政府嚴正表達反對《逃犯條例》,是最強而有力的舉措。

國際社會關注香港時局,民主派人士與國際社會正常交流,例必遭中央和特區政府、建制派和官方媒體扣上「干預中國內政或香港內部事務」和「勾結外國勢力」等帽子。曾經與外國政府代表見面的建制派議員,則認為即使會面也意義不大。

香港作為國際城市和金融中心,外國政府認為特區政府的行為或香港社會的狀況會對她們有影響,因而主動關心並表達意見,有何於理不合?

惡形惡相港府出醜

筆者作為法律界一分子,較容易理解法律條文的涵義和效果,同時作為有份審議條例的立法會議員,較直接和深入掌握修例的工作進度和各方理據,因此知無不言,提供最詳盡和最準確的資料,讓國際社會自行評估修例對她們的影響,以及是否需要採取行動,又有何不妥?

特區政府如欲游說國際社會,憑它在不少國家都設立經貿辦事處,政府官員在香港亦可以隨時約見各國領事,就應及早行動,而非等到5月下旬,國際社會普遍明確反對修例後,特首林鄭月娥才急召領事講解。

當然,會面是否有意義,端看條例內容是什麼,解說能否以理服人,或能否提出改善建議釋除對方疑慮。

一味企硬,無法改變對方立場,便說會面無用,指對方仍然不了解或沒有看條例內容,甚至妄稱對方別有用心,無異於用抱薪救火。況且,當外國政府和組織,如美國傳統基金會多年來高度評價香港,特區政府即「表示歡迎」;到批評香港時,卻惡形惡相,口出惡言。這樣,不單無助於解決問題,更只會在國際舞台上丟臉出醜。

Artboard 1190626_HKEJ_PG_Pic

【文章】二百萬人遊行的前因與後果

2019-06-18 | 信報財經新聞
A18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在過去的兩個周日,香港市民創造了兩次奇蹟和紀錄:在6月9日和6月16日,有超過100萬和約200萬市民上街遊行,要求政府撤回修訂《逃犯條例》。奇蹟和紀錄的發生和刷新,總有合理的理由。這個正好反映當前政府——尤其特首林鄭月娥——難以彌補的錯誤。

或許要先說一點歷史。2003年7月1日,有超過50萬人遊行反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董建華政府起初仍以為在立法會內有足夠票數通過,打算強行恢復二讀。後來自由黨「轉軚」,票數頓時不足,董建華才擱置立法。而當時政府致函立法會通知擱置立法的字眼,是這樣的:「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的決定,我(時任保安局長李少光,因原局長葉劉淑儀已下台)現確認我不擬根據《議事規則》第54(5)條發出預告,以在本屆立法會任期內恢復該草案的二讀辯論。草案因此會根據《議事規則》第11(4)條及《立法會條例》(第542章)第9(4)條,在本屆立法會任期完結時失效。」

然後林鄭月娥在6月9日晚上遊行完結後,不久即發表聲明,表明會如期二讀《逃犯條例》,與董建華犯上同一錯誤。而且建制派——包括自由黨——亦仍然統一口徑,支持繼續立法。這個無疑令市民對政府和建制派絕望。

即使林鄭在6月15日宣布暫緩立法,無論她和建制派怎樣包裝,指所謂的「暫緩」,效果其實與「擱置」或「撤回」無異。惟在宣布暫緩的講話中,林鄭表明會繼續《逃犯條例》的工作,甚至講明「暫緩」並非「撤回」。這樣無疑讓市民「疑中留情」的餘地都趕絕。由此可見,在政治判斷方面,自詡有40年為官經驗的林鄭月娥,比沒有當過官的董建華更拙劣。另一個轉捩點,肯定是6月12日的包圍立法會事件。這個可以從兩方面分析。

第一,當日發生的警民衝突,規模和程度只是跟2014年雨傘運動相若,但警方的武力卻比雨傘運動時更強大(包括多一倍的催淚彈,以及使用橡膠子彈和布袋彈),可見警方使用了不合比例的武力鎮壓示威者,造成不必要的嚴重傷害,激起市民義憤。

第二,林鄭月娥在當晚把事件定性為「暴動」。近年政府用此罪名來提出檢控的,是2016年的旺角「魚蛋革命」中的參與者。市民對「魚蛋革命」或許有不同的理解和看法,但可以肯定的是,多數市民都不認為6月12日的警民衝突應該與「魚蛋革命」相提並論,林鄭月娥卻把兩者同等。而根據「魚蛋革命」參與者的案例,罪成者將被判3年監禁。對於6月12日的示威者,尤其當中大部分是年輕人來說,是絕不公道和過分嚴重的後果,同樣激起市民義憤。

由此可見,特區政府近幾年習慣用盡警方武力和法律手段去對付示威者,已使絕大多數講求和平的香港市民轉而同情和支持示威者。

《逃犯條例》的爭議,已把林鄭月娥政府的管治缺失暴露於社會,亦將其管治權威和力量消耗殆盡。傷害已經造成(Damage is done),若然特區政府要收拾殘局,重建管治,爭取市民信任,必須回應200萬市民遊行的五大要求,包括:撤回《逃犯條例》、追究警察開槍、不檢控及釋放示威者、撤回暴動定性,以及林鄭月娥下台。

澄清啟事:6月14日(上周五)原是由筆者供稿。筆者打算「開天窗」,惟《信報》以創刊迄今沒有先例為由拒絕。由於時間不足,筆者難以撰稿,故請葉建源議員代為供稿。因此並非如其他傳媒報道所述,《信報》「擅自」以葉議員的文章取代筆者「開天窗」的稿件。謹此澄清。

Artboard 1190618_HKEJ_PG

【文章】法律界,站出來!

2019-06-06 | 信報財經新聞
A17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當社會反對政府的法案或政策,官員理屈詞窮,就會拿出市民「不明白」、「無興趣」或「沒有看」法案或政策的內容這道板斧,以嘲諷市民無知,來合理化自己的惡法或劣政。

在5月31日保安事務委員會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說:「在我們解說工作中,我們看到的確有好多人,包括相信有新聞界朋友好、法律界朋友又好,我們溝通時,我們覺得他們根本不了解《逃犯條例》運作,亦無看過我們草案的內容。」

李家超如是說,令不少人想起2002年,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在推銷23條立法時,都說過:「唔通的士司機、酒樓侍應、麥當勞服務員會逐條同我討論?」

這樣看來,侮辱市民似乎是當保安局局長的「職業病」。法律界同業與的士司機、酒樓侍應和麥當勞服務員都是香港市民,彼此都有平等的權利去了解《逃犯條例》和表達意見。法律界只是比其他市民多認識一點法律知識,所以更容易明白《逃犯條例》的內容和惡果。

事實上,法律界就是太了解《逃犯條例》,才會擔憂它對香港的法治和市民的安全帶來有多嚴重的威脅,才能看穿政府有多理虧和謊言,才要比以往任何時候——如在23條立法時——更堅決和積極地發聲,包括:

一、大律師公會分別在3月4日和4月2日兩度發表意見書,質疑政府提出的理據,並建議其他解決在台殺人案的方法。

二、12位大律師公會現任及前任主席,當中包括曾經擔任高等法院上訴庭副庭長的羅傑志,以及多位曾被法庭委任為特委法官或暫委法官的法律界精英,曾於5月15日發表聲明。

三、3名資深法官透過傳媒表示,《逃犯條例》不可行,更擔心通過後,若法官裁定某些移交案件不成立,令受關注的逃犯無法移交內地,可能會受到中央政府的壓力;可是反過來,若不斷裁定移交案件成立,卻又會受到社會壓力,更貶低香港司法獨立。

四、曾經在律政司擔任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專責引渡逃犯及司法互助等範疇工作的資深大律師白孝華,則同樣質疑《逃犯條例》會把香港市民送往在法律制度與香港完全不同、人權和自由也毫無保障的國家,例如中國內地。

五、至於30位法律界選委,除了在不同場合,例如傳媒、論壇和街站爭取機會向市民解釋《逃犯條例》之外,當聽到李家超說有法律界不了解和沒有認真看草案內容時,立即去信特首林鄭月娥,要求與她或其他政府官員公開會面,讓他們「開導」法律界選委,釋除他們的「誤解」。

惟特首拒絕要求,指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是討論《逃犯條例》「務實而公開」的平台,法律界選委和公眾可以在那裏反映意見。但由建制派操控的委員會,早於特首回信時已否決民主派要求召開公聽會,讓公眾到這個所謂「務實而公開」的平台表達意見的要求。林鄭月娥不可能不知道這個事實,仍然如此回覆,分明是戲弄法律界選委。

一個經常把「法治」掛在口邊的政府,卻對法律工作者諸多侮辱和戲弄,足以顯示他們已經拒絕聽意見和講道理。

既然如此,別無他法。此文見報之日,我發起法律界靜默遊行,希望各位法律界同業,今天下午5時45分,在終審法院集合,一同到政府總部,讓整個特區政府,以至全香港市民都看見法律界的「聲音」。然後,6月9日,下午2時30分,希望法律界同業再到維園,與香港市民並肩遊行,用最強而有力的民意,要求政府徹回《逃犯條例》。

Artboard 1.png

190606_HKEJ_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