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教育局掀起的政治風暴

2020-01-03 | 信報財經新聞
A18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近日教育局局長楊潤雄連番向教育界施壓,先後表明教育局有權撤銷校長和老師資格。雖然在現行條例下,教育局的確有任命校長或老師的權力,但如何行使權力,才是最重要的。

根據《教育條例》第54條,如常任秘書長並不信納某位教員是出任某間學校校長的適合及適當人選,則常任秘書長可拒絕批准該教員出任該校校長。第56條也指出,如常任秘書長覺得某間學校的校長不再是出任校長的適合及適當人選、該校長並無令人滿意地執行校長的職責、或該學校多數校董不再接受該校長為該學校的校長,常任秘書長可撤回其對該校長的批准。

有關學校或教師的投訴,現時的處理方法有三:

(一)由校本處理,投訴交由法團校董會或辦學團體按既定機制調查;

(二)投訴人向教育局直接作出投訴,由教育局相關科組介入跟進,惟教育局會審視個案是否屬於校政,有權發還校本跟進;

(三)如涉及教師操守問題,可以向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投訴,議會會檢視個案是否受理,並將受理個案的調查建議交予教育局參考。

政治敏感時刻高舉權力

換言之,教育局須先經過調查機制,有確實證據指出該教員不宜出任校長,方可行使條例的權力取消校長資格。

有說條例寫得空泛,沒有具體標準列明教師或校長怎樣才會被評為「不適合」或「令人滿意地執行職責」。這個原意或許是提供空間「讓教育歸教育」,由教育同工不受外界壓力,憑藉專業知識獨立地處理學校事務。當問題超越教育專業,亦有機制讓較高層級的機關去把關。雖然教育局處理投訴的慣例,美其名是交由校本層面解決,很多時其實是推卸責任,但至少這個空間成為學校的防火牆,讓教育歸專業。

問題在於,教育局現在該管的不管,在政治敏感時刻高舉自己的權力,明顯是「亮劍」之舉。

過去幾年,教育界發生幾件嚴重的校政問題,不但涉及偽造文書、金錢轇轕,甚至涉嫌因校政失當而導致教師自殺,教育局也沒有提及要取消校長資格,只把責任推給法團校董會「校本處理」。

懶理教師自殺校園欺凌

撇開這些較罕見的嚴重個案,即使時常發生的教育問題,例如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就學問題、校園欺凌等,教育局也「闊佬懶理」,扔給辦學團體應付。但為了強迫校長追究老師在網絡上,並且是屬於私人領域所行使的言論自由,堂堂教育局長,卻公開威脅要取消校長的資格,甚至取消校長的教師註冊。究竟楊潤雄當教育同工是什麼一回事?

反修例運動半年下來,警察濫捕和濫暴,政府全方位打壓市民,更針對學生。楊潤雄此等言論,無疑是把今天的「亂局」怪罪於教育工作者,以公權力製造白色恐怖,逼教師噤聲,唯命是從。

有人更推論,政府可能想效法內地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思想改造運動」。

當時,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號召高校知識分子,發起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後來有關運動延伸至中學教師,作為清除「舊社會」遺留下來的「問題」。

市委組成的工作隊進入學校,透過「學習」,令教師承認自己受到三大敵人的思想──即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所影響。

儘管思想改造未必令知識分子真正改變思想,但它卻強化了中共政府對教育領域的控制。

楊潤雄經常把「學校不是討論政治的場所」掛在口邊,可是他的手卻伸向學校掀起政治風暴。香港市民必定與老師們站在同一陣線,捍衞教育專業,保護學生的自由學習權利。

20200103_HKEJ

03012020110147-0001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