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香港人反操控選舉的一戰

信報財經新聞    2017-3-2
A17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特首選舉提名期結束,民主派選委最能發揮政治作用、最能實踐港人意願,同時最能反制受操控選舉的一着,就是給予足夠提名讓民望最高的參選人成為候選人。進入正式選舉階段,雖然在小圈子選舉中屬於少數的民主派難以發揮決定性作用,但筆者相信,能夠發揮決定性作用的不是佔大多數的建制派選委,而是香港市民。

毋須在政圈打滾、打聽和「收風」,即使在坊間看新聞報道的香港市民,都知道今次特首選舉,操控之手比過往出現得更早、出招更為用力。從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南下深圳表態支持某位參選人,中聯辦落足「洪荒之力」(甚至可能不擇手段)為某位參選人拉票,又透過本地政治人物(例如已向建制陣營投誠的湯家驊),「放風」暗示傾向支持某人和最不支持某人,甚至連建制陣營內均有選委明言感受到壓力,甚至寧願不提名……大家對這些干預和操控反感之餘,更值得思考的是,為什麼今次選舉,操控之手出現得那麼早、出力出得那麼勁?

那是由於今次港人在特首選舉前已表達強烈和清晰的民意——大家不只是厭惡梁振英本人,更要唾棄梁振英路線;梁振英「被放棄」連任,可見中央政府是重視香港民意的。

無疑,內地政治既保守,又隱密和複雜,儘管梁振英被棄掉,但被視為「梁振英2.0」的參選人卻獲得力挺,或許令人難以理解,即使身處建制陣營的政治人物,相信亦未必能摸清當中的虛虛實實。

民主派選委和香港市民堅持的是,在已經不民主的小圈子選舉中,還有最基本的政治道德和倫理,以及嚴格遵守所有選舉法例,讓各選委不受干預、壓力或操控下投票。

特區政府負責處理今次特首選舉的每一位官員,都有責任確保整個選舉程序——特別是投票時,每一個選委均按照法例規定,行使他們的投票權。筆者並非杞人憂天,而是回顧過往的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傳媒已揭發多種有可能違反選舉法例和規定的行為,更有涉案人士在法庭被判有罪。筆者相信,只要所有人都恪守選舉法例,選委們必定能夠不受干預、壓力或操控,自由地投下自己的一票。

不顧程序公義,影響選舉結果,即使最終獲得勝利,也必然是災難的開始。前車可鑑,梁振英在上屆特首選舉用不光彩的方法贏得特首之位,後果就是被大部分香港市民認定他沒有誠信,繼而無法管治。今天所有香港市民都已經見到中聯辦向選委們做了大量「工作」,如不立即收手,即使他們成功造王,卻肯定會帶來比上屆選舉更壞的政治後果,香港更無法管治,「一國兩制」更岌岌可危。

20170302_%e4%bf%a1%e5%a0%b1

%e9%a6%99%e6%b8%af%e4%ba%ba%e5%8f%8d%e6%93%8d%e6%8e%a7%e9%81%b8%e8%88%89%e7%9a%84%e4%b8%80%e6%88%b0

【文章】民主派兩全其美的選擇

信報財經新聞    2017-2-21
A17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民主派在今次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中有超過300個席位,能夠發揮的影響力歷來最大,面對的形勢也比過去任何一屆的特首選舉複雜。

在這個充滿矛盾的形勢下,民主派選委無論作什麼選擇,都難以滿足所有支持民主的朋友的期望和要求,但是我們能夠做到的,是最好的選擇。

不讓CY路線重燃

什麼是最好的選擇?阻止梁振英路線死灰復燃、反制中聯辦操控特首選舉、讓港人的民意影響特首選舉結果,以及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肯定是當下最多香港市民希望做到的;這幾個考慮點,其實是環環緊扣的。

現任特首梁振英不能連任,很明顯是港人強烈反梁的成果。梁振英為何那麼討香港人厭?原因罄竹難書,但可以用一個簡單的理由概括起來,就是破壞誠信、廉潔、自由、法治等等香港的核心價值。

這還不止,身為港人的特首,梁振英卻往往選擇親內地而遠香港,小至在一場球賽中要支持中國隊還是香港隊,都是巧言令色。既然如此,港人當然不能繼續容忍梁振英,哪又怎會接受沿襲梁振英路線的人當下屆特首?

中聯辦操控香港各級選舉,包括特首選舉、立法會選舉和區議會選舉,已是公開的秘密。大家如果不善忘,5年前梁振英當選,第一個跑去拜謝的,就是中聯辦。從此,梁振英與中聯辦便連成唇亡齒寒的命運共同體,共生共榮。

儘管今天梁振英本人失勢,但梁振英集團仍在,中聯辦固然要出洪荒之力撐起這個集團的新代理人,所以在今屆特首選舉,中聯辦早在提名期前已經開始工作,建制中人敢怒不敢言者固然有之,有些甚至已忍無可忍地發牢騷。

香港人無疑是理性和務實的,雖然深明特首選舉絕對不是一個民主選舉,但香港人也不是理性和務實到認為特首選舉事不關己到可以冷漠無視,而是仍有一份熱情和理想,希望透過清楚和強烈地表達自己的意願,在整個選舉中帶來突破。

民主派在選委會選舉中取得超過300多個席位,正是這份熱情和理想的反映,也是突破小圈子的第一步。接下來,也是關鍵的一步,就是把香港人理想的參選人推進特首選舉,要所有選委——包括建制派的選委直接面對香港人的強大民意。

選擇顯而易見

要是這樣看,今屆特首選舉的形勢雖然比以往複雜,但應該做的選擇卻很顯而易見,就是選擇與梁振英截然不同、中聯辦不支持、重視香港核心價值、民意強烈支持的參選人。

當然,民主原則的倡議和實踐——無論落實雙普選,還是試行「公民提名」——都是應該秉持的理念,慶幸民主派今屆有力推舉兩位參選人入閘,即使做不到完美的選擇,也應該可以做到兩全其美。因此,目前民主派選委應該積極考慮提名的,就是胡國興、曾俊華和公民提名推薦的參選人。

要證明小圈子選舉的醜陋,方法不單是用民主理念去比併,還可以透過香港人的民意去挑戰選委的選擇。忤逆民意的選舉結果,才是小圈子選舉最醜陋的一面。

20170221_%e4%bf%a1%e5%a0%b1

%e6%b0%91%e4%b8%bb%e6%b4%be%e5%85%a9%e5%85%a8%e5%85%b6%e7%be%8e%e7%9a%84%e9%81%b8%e6%93%87

【文章】民主派選委應做什麼

信報財經新聞    2017-1-10
A14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2016年,儘管政治氣候仍是以分裂為主調,但香港的專業界別卻出現前所未見的團結,令民主派不論在立法會功能組別還是選委會專業界別選舉,都取得突破性的勝利。

因勢利導,民主派的政治人物都作出相應部署。在立法會內,筆者聯同其他6位民主派功能組別議員組成了「專業議政」。

成員跨業界

「專業議政」的最大特色,亦是與其他政黨或政治組織不同的是,成員之間不單是跨專業界別,更是跨政治背景,既有政黨黨員、專業團體成員,亦有不屬於任何組織聯繫的獨立人士。我們期望這個組織能夠試驗出民主派團結和合作的新模式,就是只要理念和目標相同,便可以超越彼此之間的差異,衷誠合作。

「專業議政」並不只是關心立法會內的事務,更着緊的是關乎香港未來的發展和市民福祉的特首選舉;因此「專業議政」組成後的第一項要務,就是協助各專業界別的有志者參加選委會選舉,並提出共同政綱,就是反對梁振英連任、反對人大八三一決定,並要求盡快重啟政改以落實「雙普選」,以及守護香港核心價值。

我們以「民主300+」為統稱,這是我們在選舉前的目標,更是選舉後的結果——在各專業界別的選民踴躍投票的情況下,選委會選舉不單創下投票率新高,民主派在11個專業界別中,更取得歷來最多的超過300個席位。

突出的選舉成績,讓市民對民主派選委有更大的期望。不少人關心「民主300+」在特首選舉中會如何運用我們的提名權和投票取向,更提出不少策略和方法。然而,無論什麼策略或方法,都必然要回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就是:香港人想要什麼?

筆者相信大部分香港人的目標都是務實和遠大的,超越策略計算和政治操作。他們關心的,應該是未來特首會怎樣管治香港、如何運用政府擁有的資源,解決經濟和社會問題、能否捍衞法治、人權、自由和廉潔等核心價值、能否致力實現特首和立法會的真普選,以及如何實施香港人理想中的「一國兩制」。

莫掉入小圈子思路

選出一個能夠在這些問題上符合大部分香港人意願的特首,相信是香港市民對民主派選委的期望,也是大家踏入2017年的新年希望。

俗語有云「當局者迷」,身處小圈子選舉的選委們,即使是民主派的選委,或許也會掉入小圈子的思路,側重政治的博弈,而忽略上述市民關心的議題。這個正是身為民主派選委必須摒除的迷思,因為只顧政治操作而輕視市民的整體利益,正是建制派選委一直以來的所作所為。

無論如何,從立法會選舉和選委會選舉結果,我們深明團結就是力量。不論採用什麼策略或取向,「民主300+」都必須團結一致,讓這300多票能為香港市民的最大利益發揮最大作用。

20170110_%e4%bf%a1%e5%a0%b1

%e6%b0%91%e4%b8%bb%e6%b4%be%e9%81%b8%e5%a7%94%e6%87%89%e5%81%9a%e4%bb%80%e9%ba%bc

【文章】從點、線、面團結專業界別民主力量

明報 2016-12-30
A25 | 觀點

在香港政治制度中, 最不民主的一塊,莫過於選特首的選舉委員會和立法會的功能組別。香港的工商名流及專業界別,是組成這一塊的最主要成分。然而,制度的不民主,不但沒有消磨市民爭取民主的意志,反而因不民主制度的種種遺害,使市民愈發明白民主之必要。

今年立法會和選委會選舉,民主派在專業界別都贏得有史以來最多的議席。這樣足以證明,專業界別是爭取民主的一股穩實可靠的力量。

在這個好勢頭下,民主派不能滿足於個別政治人物或專業界別的勝利,而需要更進一步,團結起來,透過協同和合作,壯大爭取民主的力量。

「專業議政」的出現,正是立法會內個別專業界別的民主派議員,將「點」連成「線」的嘗試。過去立法會內的民主派功能組別議員,個別的聯繫不強;唯一的結連,就是大家都屬於泛民陣營。但隨着近年的政治形勢更見複雜,立法會選舉結果顯示不論建制派還是民主派,細碎化的趨勢更明顯。正因如此,重新整合和加強合作就更見必要和迫切。

是以筆者與其他6名專業界別的功能組別議員,組成「專業議政」。「專業議政」的最大特色,不止是跨界別,更是跨背景,我們的成員既有政黨黨員、專業團體成員,亦有不屬於任何組織聯繫的獨立人士。但單是這樣,仍不足夠。因為民主派要搶佔的戰場,不止於立法會,還有選委會。「專業議政」組成後的第一項大工程,就是聯絡各專業界別的「傘後」組織,鼓勵當中的有志者參與選委會選舉,並提出共同政綱,就是:反對梁振英連任、反對人大8.31決定並要求盡快重啟政改以落實「雙普選」,以及守護香港核心價值。「專業議政」透過與不同界別合作,織成一個更大的「面」,以「民主300+」為旗幟,全力在選委會選舉中搶攻。

選舉過程和結果再次證明「團結就是力量」。選委會選舉投票日前兩天,梁振英宣布放棄競選連任。但這個變化,對於認清目標——既要換人,更要換制度——的選民不奏效。民主派選委取得有史以來最多的超過300個席位,說明專業界別的民主力量只要夠團結和強大,是能夠帶來階段性成功的。

須超越策略計算探究港人想要什麼如今所有人都問, 「民主300+」接下來會怎樣運用我們的提名權、會支持或投票給哪名候選人,以及民主派應否派人參選等等。這些都是重要的問題。但大家別忘記,香港人最關心的是香港未來5至10年會怎麼樣:我們將會有一個怎樣的政府?我們想要的是一個怎樣的香港?在所有策略和政治計算之中,我們絕不能漠視這些存在於香港人心裏的核心問題。普遍香港人對這些政治論述和計算沒有興趣,所以我們必須超越所有策略計算,探究香港人想要的是什麼。

當我們說想要捍衛香港人核心價值,那現在是不是適當時候將之具體地提出來?

法治和程序公義無疑是核心價值的一部分。我們是否接受官員推行政策或計劃時,沒有理會恒常和正當的程序、是否符合法律,也沒有做諮詢,卻只是基於官員——而他們不是民選的——相信自己是做正確的事便去做?我們是否希望由輕蔑立法會和代議士的官員領導香港?當然,也沒有人會接受中聯辦治港。

要消滅社會上林林總總的不公平,香港人希望有什麼政策?我們要怎樣運用高達7000 億元的盈餘,一方面讓香港人受益,另一方面為21世紀香港的未來打下基礎?不同的參選人有否勾勒出他們對香港的願景?我們要如何運用公共資源去解決目前我們見到在社會存在的不公平?這些問題我們至今還沒聽到他們的回應。

必須聚焦公眾利益

我們需要聆聽香港人對上述問題的想法。作為選委,我們很容易會認為自己只是在一個小圈子裏操作,思考關於策略的問題。但我們不能落入這種迷思。正如英國首相文翠珊說「politics is not a game」。

在「特首跑馬仔」的氛圍下,身處局中的我們很容易會掉入這個遊戲心態;但身為選委,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時刻聚焦於公眾利益。

香港人對我們有更大的期望,我們必須聆聽他們的聲音。這是「民主300+」的責任和目標。而最重要的,是「民主300+」必須團結一致,讓這300多票發揮最大的效用。

作者是公民黨執委、「專業議政」召集人及立法會(法律界)議員

20161230_mingpao

%e5%be%9e%e9%bb%9e%e3%80%81%e7%b7%9a%e3%80%81%e9%9d%a2%e5%9c%98%e7%b5%90%e5%b0%88%e6%a5%ad%e7%95%8c%e5%88%a5%e6%b0%91%e4%b8%bb%e5%8a%9b%e9%87%8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