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跑在史丹利公園

am730 2017-6-30
B13 | 戶外 | Run

近期因為要攜同家人,所以迅速地往返了一趟溫哥華。溫哥華是香港人多年來選擇移居的熱門地方,除了當地的生活節奏沒香港那麼迫人之外,良好的城市規劃,讓居民有足夠的休憩空間,相信也是一個吸引人之處。

溫哥華有一個偌大的史丹利公園(Stanley Park),是當地人必定到過,也是我每次回溫哥華都會一遊的地方。那是一個臨海公園,裡面有一條約9公里長的路徑,適合單車、滾軸溜冰、跑步和散步等活動,可說是老少咸宜和動靜皆宜。

在公園裡跑一圈,眼睛飽覽沿途的花草樹木,海風掠過皮膚帶來陣陣涼爽,呼吸著混和了植物與海水的香氣,頓感心曠神怡。能夠在繁華的城市中這樣感受到郊外的氣息,是一個宜居城市的模範,更是城市規劃得宜的結果。

不必羨慕外國,因為香港其實也有類似的優秀規劃,大埔的海濱公園就是一例。它是現時香港最大的公園,裡面除了其他公園都有的花草樹木之外,還有草地滾球場、模型船水池、風箏場等等,最重要是它有一條1 , 2 0 0米的臨海路徑,路徑又劃分成跑步徑和單車徑,而且對外連接白石角海濱長廊,可到科學園、沙田至馬鞍山,適合長、中、短路程的跑步和踏單車。可惜的是,全港只是大埔有這樣一個好公園。

香港地少人多,房屋問題固然要急切解決,但與此同時,也要平衡居住和休閒的用地比例,因為房屋只能解決人的生存必須,卻不能完全滿足一個人的生活需要。

201706_run

螢幕快照 2017-06-30 下午3.49.44

 

【文章】以人為本的街道

am730 2017-5-19
B20 | 戶外 | Run

筆者喜歡跑步和騎單車。可惜,很多香港人只能在室內用跑步機和單車機,其中一個原因,是香港的行人路和馬路都很窄,人和車多一點都會擠塞,別說有一個空間讓跑者和單車暢順地通過了。

但我們不應放棄創造可能性的想像,試想想:自己在香港的大街上跑步和踏單車,沿途有各式各樣的商店,累了可以在路旁的咖啡店歇腳,看到有趣的東西可以走進店內探索。這樣不單為運動添上情趣,也令運動更融入生活。

這其實跟城市規劃息息相關。一直以來,香港的道路規劃都側重於把市民以最快的方法從某個地方送達另一個目的地,故特別「優待」車輛,把馬路建得較闊,令行人路變狹。但空間畢竟有限,人車爭路成為生活常態。

紐約六十年代有一個關於規劃的故事。話說政府聘請規劃師設計一條穿過格林威治村的四線道快速道路,其中要把區內各族群非常重要的活動空間——華盛頓廣場拆掉。一個沒有規劃學位的「師奶」雅布斯(Jane Jacobs)組織當地居民起來反對,她的理念是,不能單靠建高速車道來聯繫社區,因為坐在車裡的人快速穿過街道,是不會光顧商店、餐廳和市場的,這有如與社區割裂;反而步行和踏單車的則會光顧,讓街道變得多樣和繁盛,更能維繫人與社區的關係。

雅布斯是世界城市規劃史上的傳奇人物。每年5月,各大城市都會發起以雅布斯為名的城市步行向她致敬。今年5月13日,一班有心人將於香港發起第一次「珍的散步節 (Jane’s Walk)」,希望市民透過參加社區步行團和單車團,思考一下如何令香港社區變得更好。

螢幕快照 2017-05-23 上午10.52.30

【文章】踏單車上班

am730 2017-2-24
B17 | 戶外 | Cycling

近來跟一位喜歡踏單車的好友一起晚飯,跑步和踏單車是打開話匣子的話題。跑步和踏單車都是主要運動雙腳的運動,但跑步和踏單車訓練的肌肉不同,踏單車能改善膝關節不適,正好可以處理跑步過急和過量而產生的毛病,所以如果輪流交替做這兩項運動,相信可以發揮互補長短,相輔相成的作用。

筆者辦公室有兩位助理也是單車愛好者,平日會相約與提倡以單車代汽車的朋友一起踏單車上班。早前他們有一個鼓勵巿民踏單車上班的宣傳活動「天光Ride」,讓踏單車成為生活和交通的一部分,筆者也參加了。平日不論是駕車還是行街,都要經過馬路,鮮有擔心的感覺。但踏著單車出馬路,卻有「馬路如虎口」的警覺。作為在馬路踏單車的新手,當然跟著大隊,大家都很合作和守規矩。其實只要駕車者、騎單車者和行人互相尊重,在馬路上踏單車可以非常安全。到達立法會時,發現踏單車上班,不比駕車和乘搭交通工具慢。

踏單車不單對個人有好處,對社會和環境亦然,不但可以減少廢氣排放,使空氣清新,甚至能減輕交通擠塞。當然,要在香港推廣以單車代步並非毫無難處,但和其他者參加者聊天時,知道外國愈來愈多國家,都有政策和措施鼓勵巿民多用單車代步,例如倫敦泰晤士河上便有一條橋,只准行人和單車使用,不少城巿也開始單車租借計劃。

如果連一些比香港規模更大的國際級城市也能做到單車友善的政策和措施,相信香港也可以。這個應該是未來香港政府應該努力思考的交通政策。

20170224_run

20170224_run_a

【文章】霧霾下的馬拉松

am730  2017-1-13
B24 | 戶外 | Run

近日天空總是灰灰沉沉的,讓人想起平日在新聞看到的,中國內地被霧霾籠罩的片段。詎料看到一些市民行山時拍的照片,裡面的天空分成上下兩截,上截是無雲的藍天,下截則是如被黑紗披著的香港——景象就跟被霧霾籠罩的內地城市一樣。

適逢「香港街馬」在霧霾的日子舉行,當天的空氣質素指數是8,污染屬「甚高」水平。而諷刺的是,環保署正好在1月8日,即「香港街馬」當天,罕有地發新聞稿作出健康忠告,表示當空氣污染指數屬「甚高」時,一般市民應減少戶外體力消耗,以及減少在戶外逗留的時間,而馬拉松肯定是極之消耗體力的戶外運動。

更諷刺的是,由廣東省環境監測中心、香港環保署、澳門環境保護局以及澳門地球物理暨氣象局合作的「粵港澳珠江三角洲區域空氣監測網絡」,半年前才發布2015年的監測報告,指珠三角洲的空氣質素持續改善。筆者當然不是以今日的情況去評論報告是否準確,但必須指出的事實是,之前的改善已經付諸東流,現在的空氣質素的確急轉直下至單憑肉眼都看得見的程度。

儘管國家有疆界,制度有分別,但不同地方的人民抬起頭時,看見的都是同一片天空,呼吸同樣的空氣。無人能夠做甚麼去阻隔污染的空氣飄移到另一個地方,唯一能夠做的,只有減少污染。這是香港和內地政府都必須努力和持續做的工作。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1-20-%e4%b8%8a%e5%8d%8811-32-18

【文章】消失了的秋天

am730  2016-12-2
B19 | 戶外 | Environment

十多天前,出外跑步還是穿短衣褲,跑完後依舊大汗淋漓。但這幾天走在街上,幾乎人人都要出動毛衣和羽絨了。夏天和冬天一下子便交接,秋天好像被遺忘似的,以為經過了,卻原來不曾出現。

11月,按中國曆法已是立冬,但氣溫還是在25度左右。聽同事說,早前行山的時候,路上遇到有人在拍攝蝴蝶,在草叢的寬葉上,有兩隻蝴蝶在交配;在矮樹的枝椏,有一隻在破蛹成蝶。攝影人一邊拍照,一邊略帶憐惜說,蝴蝶一般都是在氣溫25度左右的春天繁殖和成蟲,怎會在應該是秋去冬來的11月呢?真是世界變了。

氣候反常,動植物唯有改變自己的習性去適應「自然」。我們人類雖不至於逆天而行,卻會用智慧令環境去「適應」我們。老一輩常說,從前——其實只不過是說30年前,連夏天都不用開冷氣,現在過了中秋還要開。人與自然之間已經出現了相害的循環,就是人用科技令環境涼快一點,自然的回應便是令氣溫愈來愈熱。

比香港更貼近赤道,氣溫理應高得多的新加坡,在順應自然方面可說比香港做得更好。到過那裡的朋友都知道,當地人是不太開冷氣的,這與他們的城市設計有關。其中一個值得學習的地方,就新加坡的馬路兩旁,都種滿高大的樹。這樣不但能製造樹蔭,降低溫度,也能使空氣清新,整個城巿看起來亦更美麗。

利用自然來調節自然,比利用科技更需要智慧,這是我們未來應該學習和實踐的方向。

20161202_run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2-02-%e4%b8%8a%e5%8d%8811-40-49

【文章】沉默騎行

am730  2016-05-27
B22 | 戶外 | Run

近來除了跑步之外,因緣際會之下參加了一個叫「沉默的騎行Ride of Silence」的年度國際單車活動。

「沉默的騎行」這個名字帶點沉重,活動的目的其實是悼念因單車意外死亡的騎車者,並反思因單車意外導致傷亡的教訓。活動在尖沙咀鐘樓開始,先由主辦單位「香港單車同盟」的Martin Turner和陳家良帶領參與者默哀,然後數百架單車安靜而緩慢地出發,途徑梳士巴利道、彌敦道、荔枝角道,到深水埗後再折返鐘樓。

當我們騎著單車時,正值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晚宴。想不到沒有參加晚宴,也有「奇遇」。

話說活動結束後,我帶著單車坐渡輪過海,然後打算從灣仔碼頭騎單車返回立法會。走了不一會,就被站在老遠會議道的一位警員厲聲喝停,等了很久才放行。到港灣道時,再被另一位警員喝停,再等一會,終於到灣仔消防局門口,遇到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和環境局副局長陸恭蕙。寒暄幾句後再進發,不到幾步,又被喝停,而且是一名騎警。正思疑這位騎警幹嗎如此緊張兮兮時,瞥見擦身而過的私家車裡,坐著的正是梁振英,原來是特首座駕要超車。霎時間,我想到古代的官員出行時,總有差役一邊斥喝「迴避」,一邊把百姓趕到路旁,開一條路來讓官員「無障礙」地通過。

由此讓我想到,在一條馬路上,駕汽車的和騎單車是如何不平等。其實,汽車和單車同屬交通工具,使用馬路的權利是相同的。既然巧遇邱誠武和陸恭蕙,應該約他們談一談,看看如何讓單車在馬路上可以更好地行駛。這樣,或許在悼念亡者之外,也可以為正在騎單車的朋友們做點事。

螢幕快照 2016-12-02 下午1.59.51.png

【文章】室內跑

am730  2016-04-22
B15 | 戶外 | Run

清明時節雨紛紛,既是詩句,也是傳統智慧。近日驟晴驟雨,的確不是適合到戶外運動的天氣。如果要維持跑步的習慣,恐怕要到健身室用跑步機了。

不過,不是所有愛跑者都喜歡跑步機的,筆者是其中一個,那還有甚麼選擇?近來聽說某些體育館有室內緩跑徑,於是尋個究竟。

現時全港有4個室內運動場設有緩跑徑,分別是香港公園體育館、調景嶺體育館、將軍澳坑口體育館和上水保榮路體育館(圖)。香港公園體育館就在金鐘,所以每日午飯時間都有不少上班族來跑步,連緩跑徑有時都會「塞人」。立法會和筆者的律師樓都在金鐘,所以確實是一個非常方便的選擇。放心,筆者在午飯時間總是有會議或飯局,應該沒有機會跟大家「爭路」的。

值得推介的還有調景嶺體育館內的緩跑徑。該條跑道長150 米,有玻璃隔聲,而且冷氣充足,以體育館來說可算是很先進了。

由此可見,政府其實也有一些優良的設施照顧市民的生活需要。

可是,只得4個體育館有緩跑徑,恐怕遠遠不能滿足全港愛跑者的需要。政府如果能夠把花在某一、兩項大型基建的錢,用在興建更多便利市民日常生活的設施,相信市民會很高興的。若然無法在現有的體育館加設緩跑徑,或許也可以參考日本現時的新做法,就是在興建中的大廈天台設緩跑徑。在跑步時俯覽城市的景致,相信另有一番體會。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2-02-%e4%b8%8b%e5%8d%881-58-53

【文章】起泳棚?不如建更衣室吧

am730  2016-03-24
A66 | 戶外 | Run

大家對特首梁振英的施政報告中,最深印象的,除了是提了數十次,但也不知所云的「一帶一路」之外,要數他構思在中環海濱長廊設釣魚區,以及其後在個人網誌中提議興建泳棚,讓上班族在午飯時間游水的主意。

午飯時間游水是否可行,有不少朋友做過實驗,而且憑坊間的反應,大概連梁振英自己都心裡有數。如果要找一個比建泳棚更好的主意,筆者就會提議沿著中環海濱長廊興建有淋浴設備的更衣室。

在商業區裡有一條長廊,用途往往就不局限於讓市民休憩玩樂,可以同時成為市民上班的通道。若然能夠利用長廊來跑步或踏單車上下班,將交通和運動在同一時間做,相信能夠吸引上班族做運動。然而,跑步或踏單車上班的朋友總是不多,為甚麼呢?

最大的原因,可能是這一帶缺乏有淋浴設備的更衣室。環顧中環和金鐘一帶,大概只有香港公園有供公眾使用的更衣室。大家在跑步或踏單車後,沒有地方可以洗澡和更衣,大汗淋漓和一身汗臭,自然不方便上班。所以如果沿長廊建一些有淋浴設備的更衣室,必定能夠解決上班族做運動返工的一大障礙。記得立法會秘書處曾構思於議員辦公室的樓層增設淋浴間給議員的同事使用,當時筆者還很高興的對助理們說,有淋浴間,大家便可以跑步上班了。可惜後來不了了之,不知何故?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2-02-%e4%b8%8b%e5%8d%881-58-22

【文章】北九州馬拉松

am730  2016-02-26
B17 | 戶外 | Run

日本,應該是香港人最熱門的旅遊地方。近年香港人去日本,除了觀光和購物之外,還新興了一種活動,就是跑步。

前幾天便在臉書上看到朋友到了北九州參加馬拉松,相片裡的他正在一個提供即燒和牛的補給站,甚有風味,於是很好奇地上網查看這馬拉松的資料。

北九州馬拉松,原來是有歷史來頭的。話說北九州市原名為小倉市,位處九州的北端,如果說要在大歷史中尋找小倉市的痕跡,可以追溯到二次世界大戰時,小倉是日本製造軍火的最大工廠之一,美國在決定投擲原子彈時,原本是以小倉為目標,但因當日天氣惡劣,美軍無法確定小倉的位置,於是轉到長崎投彈,令小倉避過了一場戰爭浩劫。

953年,日本政府把小倉市與周邊的市町合併為「北九州市」,到了 2014 年,北九州政府為紀念合併而舉辦馬拉松,豈料得到參加者及當地居民一致讚好,大叫「安哥」,於是次年續辦,至今已成了當地的年度運動盛事。

馬拉松於每年2月下旬舉行,由 JR 門司港?為起點,經小倉城、東田第一高炉跡、到津之森公園等地方,都是北九州市的觀光熱點。既有古蹟,亦有美景,可說是跑一次馬拉松便遊了一圈北九州市,加上沿途有居民歡迎打氣,補給站又有不少地道的小食如小倉燒和麻糬,還有小倉最著名的燒牛肉(事實上小倉隨處可見燒肉店)。吃與玩共冶一爐,絕對是一趟非常吸引的運動旅遊。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2-02-%e4%b8%8b%e5%8d%881-57-22

【文章】再說馬拉松

am730  2016-01-22
B20 | 戶外 | Run

喜歡跑步的人,未必也會喜歡跑馬拉松,筆者就是這類人。

每年的渣打馬拉松都是一件城中盛事,只是筆者從來提不起勁參與其中。對我來說,跑步是一種享受,馬拉松卻是一種挑戰體能極限的運動,所以即使愛跑步,也未必會愛馬拉松;同樣,擅於跑步的,也不一定能夠跑馬拉松。這也是為甚麼每逢馬拉松舉行前,總有很多醫生和運動學者提醒大家要注意這樣和小心那樣。

況且香港的馬拉松,總是在一個不太「友善」的環境下舉行。對大部分跑者來說,最要命的應該就是要在清晨開跑。認識一些參加馬拉松的朋友,都說比賽當日要在半夜三、四點起床(視乎住哪一區)。半夜三、四點,應該是人類熟睡正酣的時間哩!

筆者相信這個安排,不是主辦單位要故意「為難」參賽者,而是要「平衡」其他道路使用者的需要。然而,既說這是一個國際級比賽和全城盛事,又何不乾脆在正常時間舉行,讓所有市民都有機會參與呢?電視播著馬拉松的消息時,筆者正在讀莊曉陽的《馬拉松˙嘆世界》,說到在大阪和東京舉行的馬拉松(其實在其他地方亦然),都是開放整個城市一整天給馬拉松(所以書中所有圖片,都是在大白天拍的,而不像香港那樣在黎明昏暗之時),讓跑者、市民、商戶和遊客以不同的身份參與比賽,讓馬拉松不止於純粹在路上的跑步,而是還有周邊的吃喝玩樂,讓一次體育比賽,變成一個嘉年華會。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2-02-%e4%b8%8b%e5%8d%881-5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