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以謊言硬銷《逃犯條例》

2019-04-16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當公眾質疑修訂《逃犯條例》,容許特區政府把身處香港的本地居民和外國人送往法治水平低落的中國受審時,特區政府提出的其中一個所謂「理據」,是不少國家都已經與中國簽訂長期移交逃犯協議,當中更包括法國、葡萄牙和西班牙這些重視人權的國家,證明她們對中國的司法制度有信心,香港人也可以毋須擔心。

不過,這是事實的全部嗎?

現時全球有51個國家與中國簽訂移交逃犯協議,其中37個已經生效。在這37個國家中,的確包括法國、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和南韓這些被認為是重視人權的國家,惟僅此而已;其餘更多同樣被認為是重視人權的國家,例如英國、德國、美國、加拿大等等,全都沒有跟中國簽訂協議。可見大部分重視人權的國家,都不相信中國的司法制度。

那麼其餘30多個與中國簽訂協議的國家是什麼?茲舉一些例子,如泰國、伊朗、阿富汗和俄羅斯等。原來大部分願意與中國簽訂協議的,都是一些被認為是人權狀況和司法水平差強人意的地方。

與中國簽協議國家有權說不

更重要的是,幾乎所有與中國簽訂協議的國家,協議內容都有絕對不會或可以拒絕向中國移交本國國民的條款。做法有兩種,分述如下:

第一種:在協議內「應當拒絕引渡的理由」的條款中,訂明如果申請方要求引渡的人,屬被申請方的國民,則應拒絕引渡申請。意思是,即使中國政府向這類締約國要求移交逃犯時,完全符合協議內的所有規定和條件,例如證實該逃犯在中國觸犯的罪行,在該國同屬刑事罪行,並提供足夠證據等等,該國政府仍然可以純粹以該逃犯屬本國國民作為唯一理由,拒絕中國政府的引渡要求。

協議中,把本國國民列為「應當拒絕引渡的理由」的國家,包括法國、葡萄牙、西班牙、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巴西、阿爾及利亞、安哥拉、亞塞拜疆、巴基斯坦、立陶宛、老撾、突尼斯、烏茲別克、烏克蘭、吉爾吉斯、蒙古、哈薩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俄羅斯、白俄羅斯、伊朗和塔吉克斯坦這23個國家。

第二種:在協議內訂明雙方均有權拒絕引渡其本國國民,但隨後有條款訂明,如果以此理由拒絕引渡,被申請方應當根據申請方的要求,把該案件提交負責處理刑事案件的機關,根據其國內的法律提出檢控,而申請方應當向被申請方提供與該案件有關的文件和證據。也就是說,這類協議既能保障該國拒絕向中國移交逃犯的權利,亦能處理其國民在中國觸犯刑事罪行後逃回本國的問題。

與中國簽訂這類協議的,包括南韓、菲律賓、墨西哥、納米比亞、萊索托、南非、柬埔寨、泰國、印尼、意大利、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阿富汗和埃塞俄比亞這13個國家。秘魯則是唯一一個在協議中,規定可以拒絕移交國民到中國的國家。由此可見,幾乎所有與中國簽訂協議的國家,不論是否被視為重視人權的國家,都不會把自己國民移交中國受審。這樣,還可以說那些國家對中國的司法制度有信心嗎?

常言道:不說出事實的全部,或只講出部分的事實,就可以視為說謊。特區政府為修訂《逃犯條例》,已經到了謊話連篇的走火入魔地步。一個連誠信都可以拋棄的無恥政府,市民還能相信它嗎?

190416_HKEJ_PG

190416_HKEJ_PG

Advertisements

【文章】先天不足的一手樓空置稅

2019-04-08 | 信報財經新聞
A17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筆者一直積極倡議政府應該向發展商徵收「一手樓空置稅」(下稱「空置稅」)。自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9個多月前宣布會開徵此稅後,上星期特區政府終於向立法會提交立法建議,向空置的一手私人住宅單位徵收應課差餉租值兩倍的「額外差餉」。

筆者倡議這個政策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希望發展商不要待價而沽,刻意扣起單位,透過控制供應而推高樓價。惟觀乎政府的立法建議,方向雖然與目標一致,力度卻嫌不足,令人擔心不足以驅使發展商盡快推售單位。

政府建議發展商須在發出「入伙紙」12個月後賣出或租出單位,否則當作空置,需要繳交空置稅,金額為空置單位的兩倍差餉。以2019至20財政年度而言,差餉徵收率為5%,空置稅即是應課差餉租值10%。

不設累進制難奏效

政府建議的稅率並非累進制,即發展商持貨第一年和第二年的稅款是一樣的。試問這樣發展商何須盡快推售單位?筆者曾經要求政府實行累進制,稅率應該按年遞增,由第一年的2倍應課差餉租值的33%,到第二年50%,到第三年及以後66%。可惜政府以計算複雜為由,拒絕這個建議。

近期另外一個令市場關注的現象,是發展商把大量一手單位以招標方式出售,導致市場極不透明。發展商以招標發售單位,毋須提供價單,是否到價只有發展商「心知肚明」,根本是黑箱作業,變相控制新盤供應量。

只要發展商聲稱入標的價錢全部「不到價」,便一個單位都不賣出。這與早前市場關注的「擠牙膏」式賣樓實在有異曲同工之妙。

早前筆者提出書面質詢,要求政府回應是否注意到上述情況,以及會否限制發展商不得把具一定規模的住宅項目以招標方式推售,或會否規定每輪銷售安排中以公開發售及招標方式推售的單位比例或最低數目。如筆者所料,政府只是表示「會繼續留意一手住宅物業銷售的情況。現階段沒有計劃在『預售?花同意方案』下就發展商以招標方式推售的單位數目、比例或次數等作規定」。反映政府對問題「不知不覺」。

招標出售操弄市場

有傳媒整理了近期一手樓銷售的數據,發現3月有近六成單位是以招標方式出售,比例實在不容忽視。2019年首季透過招標出售的一手單位,則佔整體幾近三成。

上星期地產建設商會要求會員在初次發售非豪宅一手樓時,有至少兩成單位需要公開發售。換句話說,發展商透過招標出售的比例依然可以高達八成。更甚者,商會根本沒有定義何謂「豪宅」,發展商自然可以稱旗下所有新盤都是豪宅。事實上,一個在白石角的樓盤,由第一輪銷售起,所有推出的單位都是以招標方式出售,這樣還不算操弄市場?

上述兩項都是有關房屋問題的民生大事,但面對商界阻撓,以及政府要優先執行政治任務《國歌法》和《逃犯條例》,相信「一手樓空置稅」必然讓路。特區政府經常把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掛在口邊,實際上卻是先政治後民生,然後又諉過於人,實在無恥。

Artboard 1.png

190408_HKEJ_PG.JPG

【文章】訪美之行的重要信息

2019-03-29 | 明報
A33 | 觀點

執筆之時, 筆者與陳方安生女士和莫乃光議員的訪美之旅已到尾聲。今次出訪,比起筆者去年尾的成果更豐碩。

今次訪問團會見的對象層次很高,先是應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邀請出訪,隨後獲安排與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國務院負責草擬《美國- 香港政策法》(下稱「政策法」)評估報告的官員、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全體委員、國務院主責政策法的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官員等會面,並有機會到美國傳統基金會、喬治城大學及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演講。當中最意外的,是陳方安生女士突收到美國副總統彭斯邀請,與他短暫交流。

美國政界對訪問團的接待,顯示他們對香港的重視。這固然是由於香港與美國是重要的經濟伙伴,兩地之間有共同和龐大的利益。更重要的是美國注意到近年一國兩制急劇惡化,以致不得不特別留意香港的形勢,從而檢討對港政策。

去年底,美國國會轄下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表的報告,是美國對港發出的警號。當時筆者出訪,得悉美國政界會從五方面觀察香港情况,包括:是否再有市民被剝奪參選權及當選者被褫奪議席、再有外國記者被逐離香港、再對民主派提出政治檢控、提倡訂立一條嚴厲的23 條,以及繼續拖延落實真普選。

今次出訪,正值美國國務院向國會提交政策法評估報告。除上述五方面外,美國政界還特別關注港府近期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容許特區政府按中國大陸政府要求,引渡在港的本地市民和外國人到內地接受審訊。美國政界擔心若通過修訂,將會威脅身處香港的美國人的安全和人權。

筆者一行主要向美方表達兩個信息:第一,切勿將香港捲入中美貿易戰;第二,政策法不單對香港維持國際地位有關鍵作用,更是捍衛一國兩制的重要助力。這是由於一方面香港之所以能參與國際經貿組織或協議,全賴該等組織和協議不是以國家主權,而是以是否屬獨立關稅區為甄別成員的標準。另一方面,維持政策法既符合美國最大利益,同時有助香港保持經濟穩定及多元,讓香港有能力維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美國政界對港的兩點意見

美國政界亦就香港情况向訪問團表達了兩點意見。第一,美國認為一國兩制正在褪色,要是港府容許這個趨勢持續,香港勢必失去所有特色和優勢,淪為一個與中國大陸相差無幾的內地城市。屆時美國以至國際社會將會把香港與中國大陸「一視同仁」,不會給予香港特別優待。

第二,香港的國際地位是建基於國際社會的信任,而這份信任則來自香港與國際社會擁有很多共同價值,包括追求民主、捍衛自由和崇尚法治。若然香港放棄這些共同價值,就會失去國際社會的信任基礎。

可惜港府對美國發出的警號和勸喻冥頑不靈。日前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邱騰華竟然拾建制派某些議員的牙慧,指香港在經貿方面能夠利用單獨關稅區地位,是基於《基本法》將香港界定為單獨關稅區,並容許香港用「中國香港」身分參加國際貿易組織或自由貿易協定,而並非個別國家施予。

這種井底之蛙的說法,很難想像是出自一個曾任工業貿易署副署長和香港駐華盛頓經濟貿易辦事處長的官員之口。蓋基本法只是不把香港納入中國大陸關稅區,但國際社會是否視香港為一個獨立關稅區,不單是看基本法怎樣寫,更會觀察香港情况是否與中國大陸有別。假如香港變得與中國大陸一樣,沒有民主、自由和法治,那麼即使香港與中國大陸的稅制不同,國際社會還會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嗎?若然香港失去美國的信任和肯定,國際社會其他國家又會怎樣看待香港?答案不言而喻。

難怪美國政界在與我們交流時不時表示在維持政策法的問題上,香港的民間社會比特區政府更積極、務實和具建設性。

作者是立法會(法律界)議員、公民黨執委及專業議政召集人

20190329_mingpao

訪美之行的重要信息

【文章】再次訪美

2019-03-21 | 信報財經新聞
A22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拙文見報時,筆者與莫乃光議員,以及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女士剛剛抵達美國。

今次出訪,筆者一行是應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邀請,時間正值美國國務院將於本月底向國會提交《美國—香港政策法》(下稱《政策法》)的評估報告,並且將會會見不少重要人物或組織,如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國務院負責草擬《政策法》評估報告的官員、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全體委員等等。可以預期,訪問的重點在於討論如何維持美國與香港的正常貿易關係。

近日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的言論備受各界關注,甚至掀起一些外交上的辯論。不過如果大家不善忘,唐偉康曾經在報章撰文,指美國與香港的關係一直良好。這個可見諸於一方面美國在香港有許多的商業投資,例如外國企業在香港開設公司,美資公司的數目排行第三;另一方面,香港亦從美國方面得到龐大的經濟利益,例如美國是香港第二大商品出口市場,美國與中國經香港的轉口貿易,佔香港貨物貿易總額超過40%。

港成投資內地橋樑

香港自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躍升為國際級商貿城市,原因是我們面向世界。後來中國實行改革開放,香港更成為世界各國進入內地投資的橋樑。回歸之後,儘管香港與中國的經濟關係愈來愈密切,與內地通商佔香港的比重愈來愈大;惟不能否認,也不能忽視的是,香港對外與世界各國的經濟活動,始終佔有一個不能取代的重要份額。

因此,當香港名為要把握機遇,實際上要配合國家政策,需要積極參與粵港澳大灣區規劃時,特區政府更應加大力度,開拓香港與世界各國經貿通商的機會。可惜的是,特區政府近年只顧埋首大灣區,對外與世界各國發展更多的經濟合作的力度,明顯是差強人意。

現時香港是不少國際貿易組織及經貿協議的成員,如世界貿易組織和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等等。值得注意的是,香港儘管不是主權國家,卻能夠以獨立身份加入,原因是這些組織和協議,不是以主權來甄別成員,而是以該地區是否屬於一個獨立關稅區,來決定是否接納該地區加入組織和協議。

如實反映香港情況

根據《基本法》第161條,香港是中國境內的單獨關稅區,也可以用「中國香港」的名義加入任何國際組織或協議。然而,是否屬於一個獨立關稅區,世界各國亦有權自行評估和界定,不是中央或特區政府說了算。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表報告,建議美國政府檢討《政策法》和獨立關稅區的地位,即是一例。

筆者今次訪美,將會一如以往,一方面向美國政商界如實反映香港的現實情況和最新發展,尤其在政治和法治方面;另一方面則期望美國政界在現階段維持《政策法》和香港作為獨立關稅區的地位不變。這樣既符合美國的利益,亦對香港保持穩建的經濟實力,藉此與外國的經濟關係來協助香港捍衞「一國兩制」,是十分有力的幫助。

然而,當目睹中央和特區政府近期作出愈來愈多、愈廣和愈深地剝削身處香港的本地居民和外國人的權利和自由的舉措,我們亦會建議美國政界需更加密切關注香港的情況,並因應香港的變化更頻密地檢討。畢竟《政策法》和獨立關稅區地位,是美國政府制定和審視的,是否維持,決定權在美國政界。我們作為香港的從政者,能夠做和應該做的,是向他們提供事實和分析,然後讓他們自行判斷。190321_HKEJ_PG

【文章】修訂逃犯條例的輿論反彈

2019-03-13 | 信報財經新聞
A19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真理愈辯愈明。當社會願意關心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建議,也有愈來愈多人參與討論時,就愈能看出政府的舉動非但文不對題,更是居心叵測。

今次政府利用去年一宗香港女子在台灣遭香港男友謀殺,後該男子逃回香港的案件作為理由,乘機打開向內地移交逃犯的大門,本來就是借別人的悲劇和公眾的同情心來達到政治目的卑鄙手段。

到近期台灣當局回應事件後,香港社會開始探討政府修例的來龍去脈。本身是執業大律師兼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被問到修例是由特區政府提出,還是中央政府要求時,她表示修例不是中央政府要求,而是台灣政府提出。

台灣行政院大陸委員會隨即反駁,指她的說法完全是一派胡言,無中生有,混淆視聽,台灣政府根本沒有向特區政府提出修例要求,並表示過去一年曾經三次接觸特區政府,希望磋商移交逃犯的可行辦法,惟特區政府一直沒有反應。

由此可見,建制派為求完成政治任務,信口雌黃,全無誠信可言。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明知台灣不會按照現時的建議,與香港達成移交逃犯的安排,對案件和受害者家屬毫無幫助,仍然硬銷修例,實在是立心不良。

另一方面,外國和本港商界亦察覺到修例的危險性。美國商會日前提交意見書,指香港優良的司法制度和司法獨立是外國企業來港投資的主要基礎,反之內地的刑事訴訟程序有嚴重缺陷,例如缺乏公平的公開審訊和獨立司法機構,司法制度經常被濫用。任何可以令在香港居住或過境香港的外國商界人員被捕或是引渡到內地的安排和舉動,都會損害香港作為安全穩定營商環境的形象。

商會認為修例會成為外商評估是否在港建立或保留基地的主要因素,憂慮這樣會損害香港國際商業中心的競爭力,對修例有強烈保留。

商界同表憂慮

此外,一向親建制的本地商界,如自由黨的田北俊、實政圓桌的田北辰及經民聯的林建岳和林健鋒亦坦言憂慮,先後表示修例會影響香港的營商環境。

連續25年評定香港為全世界最自由經濟體的美國傳統基金會,在最近發表的「經濟自由度指數」時,雖然仍把香港列為第一,但在「司法效率」一項卻首次把香港從「完全自由」降級至「通常自由」,得分更只是比中國內地高0.1。報告指出分數如此接近,反映市場開始難以分辨中港兩地法制的分別。

在這個轉壞的勢頭下,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不單會令中港兩地的法治水平更加接近,甚至可以說是把香港法制與內地接軌。外國商會與本地商界的憂慮,難免會有機會變成現實。

事實上,美國國會將於本月審視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去年提交、建議考慮應否繼續把中國與香港分為兩個單獨關稅區的報告。筆者將會再到美國,向當地政商界繼續如實反映香港的現況,尤其港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這個最新發展。

現階段筆者認為美國應維持《香港政策法》,但亦會呼籲美國方面特別注意港府修例這個舉動,並因應事情發展,有可能需要更加頻密地檢視香港的政商環境,以及執行《香港政策法》的情況。

20190313_HKEJ

2079661.1

【文章】USCC報告再掀《香港政策法》討論

2019-03-05 | 信報財經新聞
A15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Kurt Tong)接受本港傳媒訪問時,透露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發表報告(USCC報告),建議美國政府應考慮檢討《美國—香港政策法》和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後,若香港政治氣候沒有改善,相信下一份政策法報告將會更嚴厲。

唐在訪問中明言,近年香港發生的多宗政治事件,顯示香港高度自治被削弱,北京對香港的限制愈來愈多,側重「一國」而令「兩制」未能發揮最大效益。雖然明白香港政治氣候可能會使內地不安,但對香港施加壓力會衝擊香港政治生態,收窄政治空間;更令美方擔憂的是,未來這可能進一步威脅營商環境。

本港經濟有賴政策法

他進一步說明,現時香港在很多地方保持優勢,例如有法治制度、司法獨立和自由經濟等仍然良好運作。惟美國以至全世界之所以關心香港的政治狀況,尤其是「一國兩制」與高度自治的實踐是否良好,是由於這些因素對營商環境必然有影響,例如金融市場保持透明度,以及容易取得商界和政府訊息,都對營商十分重要;而他身為外交官員,如果不向香港各界坦白地提出美國有人關注香港的情況,他就是不盡責。

去年李克強總理接見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時,已當面提醒香港要維持單獨關稅區的地位,並強調香港的國際地位對國家的重要性。

香港的聯繫滙率亦有賴於政策法,因為它確保美元與港元可自由兌換。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則需要有聯繫滙率支持,任何變動不僅會打擊香港,也會重創中國內地。

筆者去年年底出訪美國,與當地政商界人士交流時,已知道他們在醞釀共識,並向筆者表示會基於五項因素,持續地審視是否有需要檢討政策法及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包括:一、是否再有市民被剝奪參選權及當選者被褫奪議席;二、再有外國記者被逐離香港;三、再對民主派提出政治檢控;四、提倡訂立一條嚴厲的23條;五、繼續拖延落實真普選。

唐的言論顯示上述五項因素已經成為美國政商界大致接受的指標。當然,香港的情況時刻發生變化、特區政府和建制派不時「出招」,試圖削弱香港仍有的優勢,以及減損在香港的市民和外國人的人權,都會令美方考慮是否需要加添更多考慮因素。今年的政策法報告快將公布,特區政府又做過什麼呢?

例如近日特區政府建議修訂《逃犯條例》,容許在沒有移交逃犯協議的情況下,另闢機制把被指涉嫌在中國違法而身處香港的市民和外國人引渡返回內地受審。不少外國商會和外交官員最近與筆者聯絡時,都不約而同地主動提出極之關注此事,擔心營商環境及人身自由將會受到威脅。這個亦是唐偉康在訪問中明言美國政府會密切關注的事件。

筆者今年將會繼續出訪美國,嘗試游說美國維持政策法,同時亦會向美國政商界準確反映香港的發展。不幸的是,特區政府官員連到美國展開游說也怕得卻步。

2072629.1

【文章】社會應摒棄「派錢」思維

2019-02-25 | 信報財經新聞
A19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農曆新年後特區政府的頭等大事,是準備公布《財政預算案》,應否「派錢」再度成為坊間的話題。筆者去年已公開反對政府「派錢」,並說明原因,今年亦然。

有政界人士認為,去年政府為了「補漏拾遺」(其實是「補鑊」),於是在公布預算案後推出派4000元的「關愛共享計劃」。可是計劃拖延近一年後才落實,加上申請手續繁複,激起民憤,無疑是「貼錢買難受」,故今年不會再考慮「派錢」。

預算案公布前,例必發表意見的會計界人士則認為,預計今年盈餘將比去年大幅減少,社會要求政府「派錢」的壓力亦會隨之減輕。

筆者是原則上反對「派錢」,換句話說,不是基於一時的財政狀況或政治環境來考慮應否「派錢」,而是認為「派錢」本身是不符合政府職能和公共理財的基本原則。

令社會較平衡和整體發展

政府其中一個重要功能是財富再分配。大體來說,有兩個做法:第一,是取有餘來補不足。透過稅收向較有經濟能力的人和組織徵稅,然後透過不同政策把財富轉移到能力不足的人身上。例如社會福利和公共房屋政策,就是透過政府直接把金錢或把金錢轉化成其他形式的資源,給予經濟上能力較弱的人,幫助他們維持基本生活需要。

第二,是建立公共設施或服務來保障所有人的基本權利、維持所有人的生活需要和促進整體社會的發展。例如醫療和教育,都是所有市民都能夠使用的服務,目的在於一方面醫療是人的基本權利,政府有責任不論貧富地向每個人提供;另一方面,教育除了同樣是人的基本權利之餘,亦是一個社會發展和進步的動力。

因此歸納來說,無論是對某些個人或群體提供援助,還是投放資源到公共建設,最重要的目的和效果,就是令社會有較平衡和整體的發展。

儘管「派錢」是不論貧富地向所有市民派發一樣金額的錢,看起來是絕對公平的做法,卻不是一個令社會更平衡和整體發展的辦法。最主要原因是,「派錢」背後,沒有任何社會目的和政策支持,因此除了滿足個人需要(其實有很多市民根本不需要)之外,便難以達致任何社會效果。

相反,有政策在背後支持地投放金錢,不單有利於整體社會發展,對個人而言,更是一個長期受惠和收穫更多的得益。舉例說,當政府每年都有數百億元盈餘,應該拿來「派錢」,還是用作全民退保?當然是後者,尤其對於弱勢基層來說(通常也是最希望政府派錢的一群),就算政府每年派6000元,也及不上每年每月發放3000元或以上的退休金。

由此可見,有政策在背後支持地投放金錢,其效益一定比一次過「派錢」更巨大、更長遠和更有針對性。一個反面教材,就是澳門政府每年「派錢」,「派錢」變得好像例行政策,但畢竟不是政策,所以澳門沒有因此而變得更公平和進步,市民的生活也沒有顯著改善。

所以,筆者會一如以往地反對「派錢」。市民亦應該摒棄「派錢」思維,要求政府和建制派將資源投放到公共政策和建設上。不要因為有錢派,就支持《財政預算案》。

20190226_HKEJ社會應摒棄「派錢」思維

【文章】請港府及建制派停止借法庭「過橋」

2019-02-20 | 明報
A23 | 觀點

近日保安局指,基於現時香港未與台灣訂立移交逃犯協議,去年涉嫌在當地殺害一名香港少女的男子逃回香港後,特區政府無法將其移交台灣接受調查和審訊,故建議修改《逃犯條例》,設立機制,容許特區政府以「一次性個案方式」,把涉嫌在未與香港訂立協議的司法管轄區違法——包括中國內地——但身處香港的疑犯,移交當地接受調查和審訊。

因為一宗在台灣發生的案件,便將移交逃犯的大門開放給司法不公至人人都怕的中國內地,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地方無端被拉在一起,特區政府和建制派的真正目的,不止於處理在台殺人案,更是為了中央政府突破本地法律賦予在香港的市民和外國人的保障。

而被借來「過橋」的,還有香港法庭。

條例下法庭的作用十分有限

特區政府和建制派最主要的理據,是建議須由法庭審批是否容許移交逃犯,條例本身亦規定只能依照當中列舉的46 類罪行,不能把牽涉政治的案件的疑犯移交內地。世界公認香港的法治水平和司法制度均十分優良,相信法庭就毋須擔心。

筆者與絕大部分市民一樣,對香港的法治和法庭都有信心。然而這份信賴不能被利用為支持修例的理據,原因是法庭在條例下能夠發揮的作用,十分有限。

首先,條例雖然訂明不能把牽涉政治案件的疑犯移交內地,惟內地政府經常以非政治罪名來控告政治異見人士,例如:2011 年,中國異見藝術家艾未未被控逃稅和漏稅;2013 年,出版政治敏感書籍的香港晨鐘書局出版人姚文田在深圳被捕,後被控走私普通貨物罪;2015 年,709 大抓捕,不少被捕的維權律師和律師事務所職員,就被控以尋釁滋事罪(在香港相當於公眾妨擾罪)。

因此,只要內地執法機關提出條例載列的46 類罪行,法庭既不會揣度與訟各方的政治動機,亦只會審視內地提交的案情是否表面證供成立(即毋須證明有很高的定罪機會),就算恁誰都明知屬政治檢控案件,法庭亦難以拒絕按內地要求移交它聲稱的逃犯。

其次,修例也沒有賦權法庭須審視要求移交逃犯地區的司法制度,會否為疑犯提供符合基本人權的公平審訊制度。眾所周知,審訊前長期拘禁、涉嫌酷刑對待、不容許私人聘請律師代表、親朋戚友和律師無法接觸、閉門審訊,甚至審訊前要求疑犯公開認罪,是內地司法的家常便飯。這亦是回歸以來,香港一直未能與內地達成移交逃犯協議的主要原因。然而明知如此,法庭也不能拒絕內地移交逃犯的要求。香港法庭和特區政府也無從監察內地執法和司法機關的做法。

第三,一旦法庭批准內地要求後,才發現疑犯遭到不公對待,更被加控政治罪名,公眾當然不會期望特區政府會向內地要求交還疑犯,法庭也無權提出要求。儘管保安局和建制派回護,說提出要求的政府必須遵守協議,確保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但這分明是偷換概念和欺騙公眾。正是由於香港與內地無法達成正式的移交逃犯協議,特區政府現在才提出它的建議,那又何來協議可以要求內地政府遵守?

而且這個根本不可能是「一次性個案」程序,一旦修例,就等同與內地建立一個恆常機制,適用於所有在香港的市民和外國人。保安局無疑是欺騙公眾。

要是讀者還記得,內地商人肖建華於2017年在香港疑被不明人士押回內地。有建制派人士說如果落實修例,就不用大費周章去追捕肖建華。如此顛倒是非的理據固然難以理解,就當他們說得正確,但肖建華被抓回內地後,究竟身在何處、所犯何罪,兩年來內地政府完全沒有透露,無人得知。

必須認清現實 阻止修例

為了秉行公義,筆者絕對支持將在台殺人的疑犯移交台灣當局調查和審訊;為了維護香港的法治、司法制度和在香港的市民與外國人的基本人權和法律權利,筆者嚴正反對保安局和建制派現時支持的建議。早前筆者在與保安局長會面時,已當面提出改善方案,例如在修例時,只解除香港禁止移交逃犯到台灣的限制,並加入日落條款,規定處理案件後重新檢討與台灣的合作。此外,亦可以參考英國《引渡條例》第194 條,與台灣簽訂引渡備忘錄。惟保安局長連考慮都沒有,即場拒絕。

由此可見,特區政府和建制派不過是利用在台殺人案為幌子,再借香港法庭「過橋」,來為保安局的政治目的「鋪路」。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必須認清現實,盡力阻止修例通過。

20190220_mingpao

請港府及建制派停止借法庭「過橋」

【文章】暗渡陳倉的移交疑犯新建議

2019-02-15 | 信報財經新聞
A23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現時香港沒有與中國內地、台灣和澳門締結任何刑事法律合作或移交逃犯的協議。任何在三地違法而身處香港的疑犯,特區政府都無法移交其至案發地區接受當地司法部門的調查和審訊。

保安局向立法會提交文件,指基於現況,未能把涉嫌於去年在台灣殺害女友的一名香港男子移交台灣當局調查和審訊,故建議修改《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和《逃犯條例》,容許特區政府把涉嫌在台灣、澳門及中國內地犯罪而身處香港的疑犯移交當地處理。

原則上,筆者認為為彰顯公義和秉持法治精神,違法者應在適合的司法管轄區,依照符合罪行的法律接受調查和審訊。因此,為妥善處理在台殺人案,特區政府有需要與台灣當局磋商兩地的刑事法律協助或移交逃犯的合作安排。

保安局項莊舞劍

惟更重要的是,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其中一個關鍵作用,就是分隔中國與香港的司法制度,維護香港的司法獨立,以及確保內地法律不適用於香港。究其原因,無非是香港以至全世界都認為,內地的法治程度落後,人治色彩極為濃厚,司法制度不能保障受審者的基本人權和法律權利,包括自由聘請律師代表、未經審訊不得被長期拘禁,以及在拘禁期間免遭不人道對待等等。這也是自從回歸以來,香港一直未曾與內地達成任何刑事合作或移交逃犯安排的原因。

基於同樣原因,現時有與香港締結刑事合作或移交逃犯安排的數十個司法管轄區,全都是在法治水平和人權保障方面,客觀地被公認為達致可接受程度的地方,例如澳洲、加拿大、美國、英國、德國等等。

今次保安局的建議,無疑是項莊舞劍。處理在台殺人案只是藉口,其真正目的,是趁機打開與中國刑事合作和移交逃犯的大門。如果只是要與台灣合作處理該宗案件,而非要解除香港與內地刑事合作或移交逃犯的限制,其實有很多方法。

筆者與保安局局長會面時,已即席提出反建議,指出可以在修訂條例時,只解除與台灣的合作限制,並加上日落條款,規定在案件處理完畢後,重新檢討未來與台灣的合作。此外,亦可以參考英國的《引渡條例》,與台灣簽訂引渡備忘錄。惟局長一口拒絕,可見特區政府的真正目的,不是處理在台殺人案,而是要把內地的刑事司法制度引入香港。

特區政府和建制派聲稱,條例已禁止基於政治案件而提出的合作要求,新建議亦由香港法庭把關,市民毋須擔心。惟眾所周知——特區政府和建制派卻不知道和不相信——中國政府經常以非政治罪行,例如經濟犯罪或桃色罪行來檢控政治異見人士。

如中國政府以經濟罪名來控告香港的政治異見人士,香港法庭亦不能以中國政府實際上是作政治檢控來拒絕移交申請。

更甚的是,當這名被指稱是「經濟犯罪」的疑犯移交內地後,中國政府才露出本相,加控其他政治罪名,屆時特區政府有可能要求中國政府交還該名香港市民嗎?確保其他司法管轄區會周全地保障香港市民的人權和監察其程序公義,是特區政府的責任,不應推卸給法庭。

特區政府藉一宗台灣的案件來引入中國的司法制度,不單是衝擊「一國兩制」和在香港的法治鑿開缺口,更會令香港市民活在中國只有人治、不講法治的恐懼之下,實在卑鄙和無恥之極。

可以預見,一旦23條立法,中國政府將更易跨境對香港市民控以有關國家安全的罪名。

20190204_HKEJ

暗渡陳倉的移交疑犯新建議

【文章】用法治原則修訂防賄條例

2019-02-04 | 信報財經新聞
A13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上月立法會會議,筆者再次向特區政府質詢修訂《防止賄賂條例》(下稱《條例》)第3及8條,把行政長官收受利益的行為納入《條例》規管的進度。在預期千篇一律的回應中,字裏行間竟然發現政府在態度上有所變化。從以往的及早啟動立法程序,到現在審慎研究修訂條例,明顯是由積極轉為被動。

隨後有傳媒報道,特首林鄭月娥曾經向中央政府提出修例,卻不被允許,原因是行政長官由中央政府任命,中央政府不接受香港以本地立法成立委員會來審批行政長官可收受的利益;又指中央政府擔心一旦修例,行政長官會動輒被政治指控云云。

事實上,早在2012年,由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擔任主席的防止及處理潛在利益衝突獨立檢討委員會在發表報告時,已表明同意行政長官有獨特的憲制地位,但獨特的憲制地位不是豁免其不受《條例》監管的理由。

因此在建議修例將其納入監管之外,亦提出成立一個由終院首席法官及立法會主席共同任命的獨立委員會,負責審批行政長官收受利益。之所以有此建議,首先是考慮到在三權分立之下,行政長官屬行政之首,應當由司法與立法之首的終院首席法官和立法會主席參與此事,以彰顯其獨特的憲制地位。

更重要的是,獨立委員會的委任過程,以及其在法定機制下的審批程序,都不應牽涉政治,亦須避免任何政治化的風險。

到2017年,筆者有感特區政府延宕修例,故自行擬訂私人草案。而為了進一步避免政治化,筆者在草案中乾脆建議由終院首席法官擔任獨立委員會的主席,並由他任命兩名擁有崇高社會地位及可獲公眾信任的人擔任委員。

這個建議,一方面是考慮到立法會主席也是一個相當政治性的角色,由終院首席法官這個理應是整個社會裏被認為是最獨立的公職人員全權負責此事,是最能避免政治化的方法。另一方面,《基本法》第47條本來已訂明,行政長官就任時應向終院首席法官申報財產並紀錄在案,由終院首席法官處理行政長官收受利益的事務,已足夠彰顯其獨特的憲制地位。

傳中央「憂慮」

由此可見,坊間傳出中央的所謂「憂慮」,其實有法律方法解決。況且香港奉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本地立法屬於特區的內部事務,啟動立法程序前毋須先得到北京同意。特區政府繼續拒絕修例,只會令社會大眾和國際社會更加認為中央插手香港的法律事務,違反「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

筆者已經在2017年向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提交私人草案,但至今尚未討論,顯然是建制派刻意阻撓。筆者已於上周致函委員會,要求馬上安排會議討論,否則會把私人草案直接交付立法會主席,正式提上立法會議程。屆時,特區政府必須就私人草案提出意見,陳述接納與否的理據和法律觀點。香港市民便可以藉此知道特區政府對修例的立場和所謂的「難處」。

20190204_HKEJ

用法治原則修訂防賄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