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談 – 普世價值

郭榮鏗   自由談
 
 

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本是中國人的驕傲。但外交部發言人卻指此舉「完全違背該獎宗旨」,言論讓多少中國人蒙羞。

「普世價值」近年成為中國政壇的新興話題。然而,與之相關的自由、民主、人權等理念,在坊間早已被反覆討論近三十年。到底這些價值是否真的不合國情?難道這只是西方社會對中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心懷不軌的說教?

內地報章與網站不時攻擊西方利用普世價值推翻一黨專政。一方面,中國以「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宣揚奧運,另一方面保守派卻擔心提倡普世價值等同擁護西方政制。奧運一閉幕,《人民日報》隨即攻擊,有人企圖將中國變成自由放任的資本社會,摧毀富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08 年12 月數百名知識分子發起《08 憲章》,主張「認同普世價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體」,與溫總最近的CNN訪問何其相似。但是,發起《08 憲章》的劉曉波,被無情判監11 年,可見中國甚至不只以「言」入罪,而是以「人」入罪。

作為律師,我們慣於從法律觀點詮釋「普世價值」。但我總想,有沒有一個更人性化的解釋?

一個在內地坐過3 年冤獄的朋友,曾給我一個最好的演繹:當一個沒有過犯的人,被剝奪所有自由,被迫與至親分離。不論人種、國籍,所感受的,是一樣的傷痛,可想而知,這個傷害,早就超越了文化、歷史及國情,侵略了人類最基本的價值與尊嚴。假如連這也不算「普世」,又有甚麼才是了?

Advertisements

自由談 – 維權與法治

郭榮鏗   自由談

中央在過去幾年斥巨資為法治塗脂抹粉,大興土木建了不少宏偉法院,當中又以最高人民法院的懾人氣魄最令人印象深刻。在香港,法治的關鍵卻不在奪目的法院,而取決于法律專業與法官的質素。

近年一些內地同業,在國家民主與政治改革進程中,漸漸擔起先行者的角色。他們分文不取,為弱勢社群仗義執言,擔待的,是一份捍衛公衆利益的使命。

協助被無故拘留的人民、遭奪去土地的百姓,以至食物與環境汙染的受害者,無疑等同挑戰中共的管治威信。作為這個專業的一員,我們深深體會到內地同業們的困難。中共緊盯其一舉一動,隨時施以暴力。他們動輒被拘留,家人被騷擾,工作單位被取締。

路雖難走,至今他們已樹立了好幾個成功案例。公民維權律師許志永,于○三年成功爭取廢除收容遣送制度。夏霖與夏楠,成功協助被控刺死湖北官員的鄧玉嬌自衛抗辯,遠離死刑;在在為一衆強權下含冤的市民帶來曙光。

環顧世界,歷史告訴我們,維權律師對民族的進步與文明有著重大影響。透過接辦一些挑戰制度的個案,他們可以爭取頒佈或修訂與公民權益有關的法律。訴訟可宣泄社會不公,勝訟能加強人民對司法制度及國家前途的信心。內地的維權律師,實在值得我們致以崇高敬意。一個真正的法治國家,也理應培育這種維護公義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