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有燭光,就有人

有燭光,就有人。二十八載以來,每年季夏都有一個晚上,點點燭光泛照維園。

那年,十一歲的我仍然懵懂,只依稀記得百萬港人上街聲援千里之外,北京城中的學生對民主的追求。對這段歷史的認識隨著長大漸漸加深,驅使我投身政治,為香港爭取民主貢獻微力。只是即使要努力面前,卻不能忘記背後。

歷史不能改變,但人心可以很善變。所謂愛國的,即使當年對六四事件大呼「痛心疾首」,如今反而對我們嬉笑怒罵,以為我們要用過去的歷史抹黑國家之後帶來的進步和成就。這些閒話,聽多了,習以為常,就懶得理會。倒是對民主比很多人更熱心的年輕人,近年對悼念晚會,甚至是六四事件也心生質疑,便難免教人輕嘆。 我尊重他們的看法,但情感上實在難以把六四與香港割裂。曾經我們和當時在天安門的學生一樣,盼望國家能走向自由和文明,也讓香港走進民主的康莊大道。如果說將六四事件與本土民主劃清界線,那只是將中國和香港割裂的其中一種精神勝利法。在尋得突圍的道路前,唯有念念不忘,方能提醒自己,必須仍然為爭取民主而奮鬥。

廿八年前猶是志學至而立的人,今天都到了不惑至耳順之年。重覆做事不等於行禮如儀,添注新元素無須漠視舊情懷,關心本土亦不必脫離國家。週日晚上,到維園,亮一點燭光,悼一段往事,照一顆良心。

畢竟有人,就有燭光。

2017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