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隨筆 – 政治廣播

郭榮鏗   法政隨筆
 
 

商業電台以60 萬高價賣時段予民建聯,惹來不少爭議。當其他政黨都是捉襟見肘,民建聯錢從何來?在電子傳媒賣政治廣告,又是法律容許的麼?

英國上議院與歐洲人權法院均曾裁定,政治廣播有別于一般商業廣告。推廣一套政治理念,跟推廣一支洗發水,絕不能相提並論。因為社會一般相信,政治廣播應有監管。

例子,不勝枚舉。例如在愛爾蘭,政黨不可購買政治廣告,只由國家法定廣播機構分配時間作免費宣傳。在德國,政治廣告屬合法,但公共廣播機構亦必須提供免費時段予所有政黨。

BBC 的創辦人Sir John Reith 也曾提過,在一個多元社會,政黨有表達自由,選民亦有選擇自由,所以BBC 需要提供免費時段予各政黨闡述理念。英國政府在2002 年的一份報告中亦表示,免費時段是一筆可觀的變相資助,以抵消大黨利用財力壓倒弱黨,使選舉變得更公正。

反觀約束相對較少的美國,選舉過程往往是化妝蓋過內容。克林頓及民主黨在1996 年的選舉中,合共花了逾9 千萬美元廣告費。剛過去的大選,奧巴馬所花的廣告費更是天文數字。其餘沒有財力的候選人,根本沒有任何勝算。

在一個民主社會,傳媒有責任保證不同政團能公平表達意見。香港要麼立法監管政治廣播,否則便應全面開放大氣電波。

然而,目前電台廣播的發牌過程冗長而昂貴,無牌廣播屬刑事罪行。民建聯與功能組別一再反對開放大氣電波。政府亦拒絕研究《政黨法》,令我們將難以監管政黨的行為,尤其對於財政來源,就更無法查證。其實任何政黨,有一天若要執政的話,其財政狀況必須透明和對市民問責。這,不過是民主社會中,大對政治人物的最基本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