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談 – 補選不是例行公事

郭榮鏗   自由談

近日,林瑞麟局長說,以後有直選議員因為辭職、死亡或喪失資格而出現的空缺,不用補選,索性以當初選舉剩餘票的排名,找個人來填補便算數。

補選,在按本子辦事的官員心目中只有一個目的,不過是為了找後補。但歷史告訴我們,補選有更深層的意義。

除了選出新的代表,補選其實是個莊嚴的機制,讓選民就候選人的政綱和過往表現、政府的政策表態。透過投票,我們重新肯定表現好的政黨、受歡迎的政策方向,同時也趁機會趕走濫竽充數的政客,檢討走歪了路的社會政策。補選是一個重要的渠道,燃點人民對公共政策的關心和參與,藉此表達意見,也讓當權者探測民意,以作日後制訂政策的參照。

在未來5 年,社會將集中討論《基本法》23 條立法及2016∕17 政改。在現時的政制安排下,行政長官及過半數立法會議員都不是民選產生,我們更需要爭取每一個機會,讓人民發聲。不負責任的政府,抱住打份工的心態,把所有公共事務視作形式、程序。但是,補選絕對不是形式、程序,更不是例行公事。

2003 年50 萬人上街抗議23 條惡法,2010年50 萬人投票支持2012 雙普選。最近有人說《基本法》23 條不是「洪水猛獸」,其實,民意更不會是「洪水猛獸」,只是當權者害怕面對。以方便之名取消補選,政府已背棄人民,將自己趕入絕路。這是21 世紀香港的恥辱。政府千方百計杜絕市民參與社會事務的機會,我們應更努力爭取和把握。政府把表態當成例行公事,我們更要認真和在乎。不論是23 條、政改,抑或22 年來仍未得到平反的六四事件。香港人的心,將和維園的燭光一樣,燃燒得更光更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