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眼 – 環保國情的啟示

郭榮鏗   專業眼

上周四(19 日),本港報章引述內地消息,國家環境保護部近日叫停兩個高鐵項目——要求天津至秦皇島線停止建設,因為該路線的建設地點部分發生改變,卻沒有重新報批環境評估文件,違反法規,在未有重新申報環境影響評估文件前,不得擅自復建;此外,運行超過兩年的濟南至青島客運專線限令本月底前停止營運,原因是該條線路未經環保驗收。

有關舉措顯示國內相關部門的一種進步,維護環境評估制度權威性的立場堅定,不單要求不符合環評標準的在建項目停工,甚至營運中的交通服務也要停止營運。

環保制度不容破壞同日,《人民日報》在頭版報道了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會上通過《三峽後續工作規劃》,為三峽工程制定六大範疇的跟進措施,計劃到2020 年,從多方面改善三峽工程衍生的移民、生態環境保護、地質災害防治,以至長江中下游航運、灌溉、供水等方面的問題。

必須注意的是,三峽工程衍生的問題「有的在論證設計中已經預見,但需要在運行後加以解決;有的在工程建設期已經認識到,但受當時條件限制難以有效解決;有的是隨經濟社會發展而提出的新要求」。

大型基建工程影響深遠,前期規劃稍有不慎,善後和補救工作可能要多花幾倍力氣和成本;有些破壞,更是無法彌補。三峽工程的經驗,香港應引以為鑑。

自改革開放以來, 「發展是硬道理」一度成為基本國策。國家領導人近年察覺到盲目發展已導致社會環境問題叢生,於是發出要走出「先污染、後治理」模式的指導思想。基於此,廣東省提出「騰籠換鳥」、產業升級的新發展策略,不歡迎、甚至淘汰嚴重污染環境的行業。

有關環保政策對省經濟發展造成衝擊,不少企業因無法遵行新環保要求而倒閉,或遷移省外。但是,廣東省勇於接受這些賬面上的損失,因為她明白破壞環境的成本有多巨大。作為廣東省的鄰居,港人自然倍感欣喜,因為在同一天空下,藍天或指日可待;更重要的是,內地政府展現保護環境的決心,願與國際大趨勢接軌,值得稱許。

保護環境珍惜羽毛

深圳河以南的香港又如何呢?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編制的2010 年中國城市綜合競爭力排行榜中,香港在多項排名中仍名列前茅,但在「十佳創建低碳城市排行榜」中,卻由2009 年的排名第二,變成十佳不入。由於欠缺詳細資料,無法評斷箇中原因,但可以肯定的是,個別內地城市在環保工作上有卓越表現,香港則停滯不前,甚至每況愈下。

可以預見,在未來十年,香港在眾多內地城市競爭力研究和排名中,還會佔有前列位置,但我們不能因此而自滿,因為彼此的差距肯定不斷縮窄。對此,港人應感到高興,因為國家的進步是我們長期以來所期盼的,問題是我們也要懂得如何自處。

社會上普遍的意見認為,內地在硬件建設方面一日千里,香港自然會給比下來,對此應處之泰然。香港

在軟實力方面

的相對優勢,好像法治、廉潔、環境保護等,都有賴健全的法律、完善的制度、進步的社會氛圍、優良的公務人員和專業人士、良好的公民意識等,「羅馬並非一天建成」,但不代表不會毀於一旦,關鍵是我們是否懂得珍惜羽毛。

回歸以來,有何環保政策措施可以令市民引以為傲的呢?特區政府在解決空氣污染方面,研究再研究、諮詢再諮詢、檢討再檢討;城市固體廢物處理方面,捨真環保的回收再造而採用假環保的焚化方法;低碳減排方面,對策竟是把核電廠建在鄰近省份,真叫人擲筆三嘆。

似乎唯一值得鼓掌的,是環保署在十年前否決九鐵就興建落馬洲支線提交的環評報告,迫使九鐵採用更有利環境的方法穿過塱原,保護了當地的雀鳥棲息地,整個社會都成了贏家。

相對優勢不是絕對優勢,更何況部分優勢未必經得起考驗。創建優勢難,保持優勢更不易,環保路上,我們須要建立更完善的制度,更要捍制度免受破壞。願內地與香港共勉之。

自由談 – 向新加坡取經

郭榮鏗   自由談
 
 

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比新加坡更懂得管理水源。

作為一個擁有480 萬人口的島國,新加坡並沒有足夠土地集水和儲水。香港由廣東省供水,新加坡則從馬來西亞進口食水。但兩國關係時有緊張,供水協議快將到期,當地政府只得時刻居安思危。

新加坡在1965 年立國以後,為了擺脫對別國的依賴,可說是「滴水不漏」,無論街上、水池、高樓大廈天台以至天橋都有蓄水設施。為了方便潔淨雨水,豬鴨場被取締,工廠和商業亦相繼被遷移。而為了提高蓄水面積,當地政府正興建兩個新水庫。第一個預計於明年落成,其時蓄水面積將擴大到全國土地面積的三分之二。據估計,再用水與淡化海水在不久將來,將能滿足約30%需求。

另一方面,新加坡人早就裝置了低用量水龍頭與馬桶,水費政策亦鼓勵節約用水,如家庭每月用水量超過40 立方米,水費與耗水稅都被調高。政府對不同衛生設施收費,工業用水遠較家用水昂貴。近年,新加坡每天人均用水量由已2003 年的165 升,下降至目前的155 升。

要做到這一切,有賴政府對危機的認知。新加坡的水務局是個獨立機構,由專業人士管理。他們不聽命於政客,敢於執行決定,因此大至水庫、輸水管,小至薄膜與生物反應器,當局都願意花錢投資。這些措施,不但得到業界大力支持,增加就業,也有效解決了缺水之苦,確保當地有潔淨可靠的水源,絕對值得香港借鏡。

法政隨筆 – 供水協議

郭榮鏗   法政隨筆
 
 

香港與廣東省之間有一紙供水協議,廣東省每年以30 億港元的售價,定量向香港供水約10 億立方米。根據協議,即使在旱年,東江向香港的供水也會得到保證。

作為律師,專業慣性令我們必須考慮,若任何一方違約,受損的一方會否得到賠償。有保障,就好。然而,這項供水協議,卻不能用如斯抽離的姿態去理解。

要令香港有持續而穩定的供水,我們不能單單依賴外來的協議,必須努力研發自給自足的方法。因為,其實全國上下,包括廣州,也面對供水的挑戰。

廣東人口稠密,早被聯合國環境計劃列為「供水緊張」的地區。去年尤其大旱, 34 個縣市受災。廣東以外,中國其他地區亦面臨嚴峻挑戰。缺水、地下水水平下跌、鹽水入侵、水質污染、工農業用水需求增長等等。展望未來,全球氣候變化加劇,大旱年可能愈來愈多。香港的住宅用水量驚人,每日人均約220 公升,遠高於全球平均每日人均的170 公升。若遇旱災,香港必然首當其衝。

是以我們必須針對整個東江流域的水資源運用,提出可持續發展方案:如何規劃和管理、誰來投資和執行,都是各級省、市政府間不能迴避的議題。

放眼世界各國,可供參考的例子不少。以泰晤士河為例,由上游抽出河水使用後,經處理再排入河中,下游城市便可再次使用,以解供水不足之患。反觀香港、深圳和東莞市,因為沒有這個潔淨及排水的安排,紛紛鋪設專用管道到上游取水,造成今天的水荒。

全國水源短缺,無人能獨善其身。特區政府是時候認真地處理珍貴的水資源,並制訂一個涉及土地運用、污染控制,以及長遠與內地合作的綜合水資源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