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談 – 貧富懸殊,苦的不只是窮人

郭榮鏗   自由談
 
 

可見未來香港的最大挑戰是甚麼?相信非日益加劇的貧富懸殊莫屬。

環顧全球,貧富懸殊早已是大趨勢。隨著經濟復甦至金融海嘯前的水平,情況勢必更惡化。

誠然,巨額收入是激勵管理層的最佳辦法。但即使是被譽為史上最成功的銀行界泰斗摩根也曾規定,行政總裁的薪金不可超過最基層員工的20 倍。香港呢?在2009 年,最高收入一成家庭,收入增長達一成,月入中位數為75,000 港元,而最低收入的一成家庭,在過去6 年收入無增長,2009 年月入中位數僅3,000 港元,顯示最富有的一成家庭的收入,是最貧窮一成家庭的25 倍。

沒多少人想過的卻是,貧富懸殊,不但令窮人受苦,同時也為整體社會帶來嚴重經濟損失。因為,當金融業蓬勃得單靠資產轉移就可以賺取暴利,大眾自然培養出「搵快錢」的心態,創新與增值再不受重視,長遠而言將輸得更徹底。

美國前勞工部部長萊奇懂得技能增值的重要性。他的論點十分簡單:全球化下,資金流動快,人力卻不盡然。投資取決於本地人才的技能與特質,而技能的定義,其實很闊。看國家的科學水平,不是以多少個物理學博士來衡量,重點是學術與產品研發的關係;高科技工業的成功,不單取決於少數頂尖科學家,整體教學質素同樣重要。

香港技術層面之弱,已被反覆討論幾十年。就連人際溝通、獨立思考,亦常被其他國家比下去。要扭轉劣根性,出路大概只有普及教育。指的,不只是學位,還應包括質素。我們的政府,有否為更平等的教育質素,負上更多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