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訪美之行——《美國—香港政策法》

2018-12-4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美中貿易戰曠日持久,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發表報告(下稱《報告》),建議美國政府商務部應考慮把香港和中國內地視為同一個關稅區。

在此複雜的政治和經濟環境下,香港必須在國際層面確立自身的定位,尤其是輿論普遍認為美中兩國日前達成的所謂「休戰」是短暫的。

必須權衡利害

在我公開訪美目的和行程後,有意見指我主張維持《美國—香港政策法》(下稱《政策法》)和香港作為單獨關稅區是錯誤的。因為他們認為「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應該呼籲美國立即取消這些政策來懲罰中央和特區政府。

我完全理解他們的情緒,更肯定他們對香港的關心;他們因為目睹近年發生的事件而感到絕望,實在無可厚非。

不過,現在呼籲美國取消《政策法》和香港的單獨關稅區地位,並非最好時機。《政策法》是美國最能影響中央改變對港政策的工具,但同時是最後手段,對香港有利有弊,必須極之慎重地審時度勢和權衡利害後才能動用。

如果現在取消《政策法》和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很大機會造成反效果,使香港在國際上失去競爭力,而誤把香港推落懸崖,並加速香港與中國的融合,連帶加快「一國一制」的步伐。

我之所以在這個敏感時刻出訪,是鑑於特區政府及林鄭月娥完全否認《報告》的觀察和批評,並把責任諉過於民主派。這樣不單是罔顧事實,亦無助解決問題。我有責任向國際社會任何一個關心香港的國家如實反映這裏的情況,並表達我們的觀點。

一併交代訊息

從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的事件、高鐵西九站實施「一地兩檢」、《金融時報》編輯馬凱被拒發工作簽證、取消市民參選立法會和村代表的資格、褫奪當選立法會議員的席位,到利用殖民地時代的過時法律檢控9名參與佔中者,我都有必要向美國以至國際社會表明,這些事件的確會破壞「一國兩制」和香港的法治。

我在與傳媒會面時,已把上述原因,以及下述與美國政、商和專業界會面時,將會表達的訊息和要求一併交代:

一、近年「一國兩制」明顯急遽地偏離《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和制定《基本法》的原意。香港既然因為「一國兩制」而被界定為是與中國有根本分別的國際城市,國際社會即有必要關注「一國兩制」在香港實施的情況,更有理由因應其發展,檢討其對港政策,促使中央和特區政府回歸《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的原意。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應加強觀察香港的工作,並就香港的情況作更頻密和更深入的評估。不要低估委員會報告的作用,只須看建制派在《報告》發表後馬上撤回訂立23條的議案便可知一二。

二、儘管「一國兩制」受到不同衝擊,但與國際社會一樣,大部分香港市民都希望維護「一國兩制」。而法治是「一國兩制」中最重要的核心元素,是香港與內地在本質上最明顯的區別。回歸以來,香港的法治雖然備受挑戰,但我們仍然擁有一個專業和得到國際社會高度評價的法律界和司法界。

最大最後保障

美國政府現在已透過《報告》向中央和特區政府發出明確的警告,當香港的法治和基本的人權和自由繼續被蠶食,如政府有意訂立一條侵害人權和自由的23條,美方可以隨時基於上述理由,採取最強烈和最後的手段,包括取消《政策法》和香港的單獨關稅區地位。這個才是對香港最大和最後的保障。Artboard 1181204 HKEJ

Advertisements

【文章】應對中美貿戰該有的態度

2018-11-27 | 信報財經新聞
A21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中美貿易戰終於蔓延至香港。早前美國國會轄下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表年報,指近年香港發生的多宗事件,反映中國對香港有違「一國兩制」的方針,故建議國會指示美國政府商務部及其他相關政府部門檢視及評估美國的軍民兩用技術出口管制政策中,是否應考慮把香港與中國視為同一個關稅區,變相否定香港作為獨立關稅區的地位。

報告發表後,特區政府批評報告結論偏頗和指控失實;特首林鄭月娥更指摘民主派要求政府承諾不要再破壞「一國兩制」的說法,是「自毀長城」。然而,這種回應和態度,對眼前的問題有幫助嗎?

有不少評論認為,報告只不過是美國政府擴大對中國貿易戰的藉口;更有人提出,澳門同樣出現報告批評香港的事件,如多次禁止某些所謂「不受歡迎」人士入境,甚至已經完成《基本法》第23條立法,美國政府卻無意檢討《美國—澳門政策法》,可見報告只是為貿易戰製造更多的彈藥。

政府應面對事實

不能否定,美國只是利用那些事件作為藉口,把香港捲入貿易戰的漩渦。但問題的核心是,報告提及的事件,諸如《金融時報》編輯馬凱被拒發工作簽證、高鐵實施「一地兩檢」、特區政府取消市民參選立法會的資格和褫奪當選立法會議員的席位等等,都是已發生的事實;事發前,早有香港市民認為事件會損害「一國兩制」,以及「一國兩制」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即法治的基礎,從而影響外國對香港的印象。

把澳門的情況拿來跟香港比較,表面上看似言之成理,實際上是類比不當。

兩者最基本和最根本的不同之處是,香港一直以來都被世界各國視為國際大都會,是世界各國在中國乃至亞太區從事商業投資和經濟活動的重要基地,澳門則不然。因此,外國政商界較重視香港的情況,對香港落實「一國兩制」的程度有更高的要求,是理所當然的。

況且,「一國兩制」的原意就不只是要分別中國和香港的經濟制度,更是要把兩地的政治、法治和社會制度區隔。這意味香港在政治、法治和社會制度方面的變化,都有可能影響經濟環境,故外國政府參考香港發生的政治、法治和社會事件以檢視其經濟政策,無可厚非。

既然如此,特區政府對報告的回應,就不能只有一味否認和猛烈批評,尤其報告列舉的事件,始作俑者都是特區政府。

指摘民主派批評政府不斷破壞「一國兩制」,不單是諉過於人,亦無助於改變美國政商界對香港和特區政府的觀感。

最理性、務實和有效的做法是,盡快向美國政商界解釋香港的狀況,提出與報告不同的觀點,以及實質的建議,以釋除對方的疑慮,務求以道理和行動說服美國。這樣才是一個世界級大都會面對國際問題的合宜態度。筆者亦本着這個態度,將於下月初應邀到訪美國,嘗試在這轉趨緊張和敏感的時候,為香港維持獨立關稅區地位作一點努力。Artboard 120181127_HKEJ_PG

【文章】分拆運輸及房屋局

2018-11-19 | 信報財經新聞
A19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任何一個政府都會基於政治考慮、施政重點或社會形勢,調動或重組轄下部門的職能。自2002年特區政府推行問責制以來,最大一次重組,是2007年7月第三屆特區政府成立時,把當時的衞生、福利及食物局,分拆及重組成食物及衞生局與勞工及福利局,主要原因是該局負責的政策範疇過多;另外亦把房屋及規劃地政局與運輸及工務局重組成發展局和運輸及房屋局,原因是當時的政府預計將會開展不少大型的公共工程,需要一個獨立的政策局統籌相關事務。而房屋政策與公共工程分屬不同範疇,但公共交通與房屋發展往往息息相關,故把兩者納入運輸及房屋局。

時移世易,第三屆特區政府後期,社會開始浮現房屋短缺的問題,政府意識到提高房屋供應,是未來一屆政府的首要任務。考慮到土地和房屋供應有直接關係,交由一個政策局去統籌相關政策更見合理和連貫,故建議分拆運輸及房屋局。這個建議大體上得到議會內不分黨派議員的支持,可是由於在此之外,政府還就問責制和政策局提出其他不合理的建議,如增設副政務司司長和副財政司司長等,整個重組政策局的方案才未能獲得議會通過。

近年,政府一方面無法有效應對土地和房屋供應短缺的問題,導致公屋輪候時間不斷延長,上星期公布的5.5年為歷史新高。在私人樓宇方面,過去幾年地價和樓價同步屢創新高,愈來愈少市民有能力置業,即使有能力「上車」,負擔亦異常沉重。

交通方面,更見現時的運輸及房屋局監管不力和處事不周,例如較早前超強颱風山竹襲港後,翌日路面交通癱瘓;較近期港鐵荃灣、觀塘、將軍澳及港島線同時在早上出現故障,兩次事故都令市民上班遭遇極大的阻塞和混亂。此外,港鐵沙中線被揭發剪鋼筋醜聞,以及多個港鐵車站出現沉降等等,均顯示作為港鐵大股東的特區政府,以及作為董事會成員的運輸及房屋局局長監察不力和應對失當。

由於房屋和交通問題已發酵至一個非常嚴重的地步,若仍然由一個政策局處理,恐怕力有不逮和難以兼顧。現在應是適當時候,重新考慮把運輸及房屋局分拆。當然,是否有能力解決房屋和交通問題,仍要視乎擔任局長的人選的質素。但理順政策局的分工,對延攬專業人才擔任局長一職,必然有一定幫助。Artboard 1分拆運輸及房屋局

【文章】證監會遲來的監管

2018-11-1 | 信報財經新聞
A21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最廣為人知的虛擬貨幣「比特幣」面世10周年之際,作為本港金融市場守門者的證監會,終於在上周為發出第一份針對投資虛擬貨幣在內的虛擬資產投資及交易平台的指引。

指引大致可分三部分:

一、證監會決定擴大基金及其管理公司的監察範圍。在此之前,除非該虛擬資產或虛擬貨幣的投資屬於證券、股份、債權證或集體投資計劃,否則便不在證監會的監管之列,投資者亦不受《證券及期貨條例》的保障。說白點,證監會對虛擬貨幣及資產是撒手不管的。

指引則訂明證監會要一改以往消極的態度,主動規管兩類公司,一類是在香港分銷這些完全投資虛擬資產的基金的公司;另一類是投資組合中,有10%或以上的總資產價值是投資於虛擬資產的虛擬資產投資組合管理公司,而此類基金只能夠接受符合《證券及期貨條例》定義的專業投資者投資。證監會亦會對這兩類基金公司訂立發牌條件。

二、如果牌照申請人現正管理或計劃管理一個或多於一個投資虛擬資產的投資組合,即須知會證監會,並就個別情況提供建議及施加發牌條件。

三、探討對平台營運者作出監管。這是證監會第一次明確表示需要研究監管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營運者,以及與那些有意並已證明其致力依照應達到的嚴格標準的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營運者合作,把它們納入證監會監管沙盒,監察他們在沙盒內的表現。

監管機構 態度迴避

在虛擬貨幣和資產發展蓬勃、卻良莠不齊的今日,實在有迫切需要規管虛擬資產的發行、交易及儲存事宜,而立法是最直接和最有力的途徑。除了旨在保障投資者的利益之外,其實也是堵截不法分子透過不受監管的虛擬資產清洗黑錢、從事其他非法活動或為非法活動籌措資金。

早前筆者在本欄提出,鑑於虛擬資產,尤其是虛擬貨幣引起的熾熱投資氣氛,政府有必要推出針對性的法律規管。過往證監會均以如果虛擬貨幣既非證券又非集體投資計劃,則不受《證券及期貨條例》的保障為託詞。

香港作為首屈一指的國際金融中心,證券市場監管機構竟然以此迴避態度看待新興和高風險的金融產品,實在令人非常擔心。由第一隻虛擬貨幣發行起計,至今已有11年,證監會在此時才首次發出監管指引,無疑是「急驚風撞着慢郎中」。

特區政府對虛擬資產及其交易平台採取非常被動的態度。筆者曾經在立法會提出口頭質詢,要求當局考慮立法規管加密數碼貨幣的發行、交易及儲存事宜。當局只是不斷重申虛擬貨幣有可能不受《證券及期貨條例》的保障,市民必須非常小心;或只推出軟性宣傳,提醒市民注意投資虛擬資產的風險。這反映政府把保護投資者的責任全部推卸給投資者,政府懶理,閣下自理。

政府的規管往往落後社會的發展,這是必然的。只是落後不能太遠,尤其在一日千里的金融科技發展面前,政府必須急起直追,與時並進。

20181109_HKEJ

證監會遲來的監管.JPG

【文章】重整SEN資助模式芻議

2018-11-1 | 信報財經新聞
A21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今年《施政報告》在如何改善融合教育政策、加強支援有特殊教育需要(SEN)兒童及相關持份者的措施着墨不少。當中政府提出重整現行3個資助模式,包括學習支援津貼、小學加強輔導教學計劃(簡稱「加輔計劃」,又稱「小強班」)、融合教育計劃,在方向上可算是符合持份者的期望。

增加編制教師的優點

重整資助模式,一方面吸納了「小強班」增加編制教師的優點,為學校提供額外人手照顧SEN學生;另一方面,第三層支援津貼【註】金額將由現時2.8萬元提升至6萬元,並按屬於第三層支援級別的SEN學生人數發放。

然而,若學校累計津貼額達60萬元,則須扣減36萬元津貼額,才能獲得增加編制教師。此外,政府依然維持每所學校獲得的津貼上限。

此舉變相把部分學習支援津貼硬性規定只能作增聘教師之用,同時因維持津貼上限,兩者互相抵消後,反而局限了津貼的可用範圍和靈活性。

事實上,不少學校會利用津貼來聘請教學助理,為SEN學生做抽離小組教學或功課輔導,或購買支援服務。

儘管教學助理的職能與學位教師不盡相同,但至少能解燃眉之急,解決人手不足的問題。政府堅持為津貼設上限,不單分薄每名SEN學生的資源,更是變相懲罰在融合教育方面表現出色的學校,削減它們的資源。

此外,現時學校須為屬於第三層支援級別的SEN學生制訂個別學習計劃,而SEN學生的支援級別則由學校決定。這是基於前線教師每天與學生相處,理應較為理解SEN學生的學習需要。

惟礙於各種限制,很多本應屬於第三層支援的學生,僅被定義為第二層支援。即使大幅增加第三層支援級別的津貼金額,也未必能夠改變不同SEN支援級別的學生人數,對整體支援於事無補。

因此,筆者認為局方應取消學習支援津貼的上限,制訂指引清晰定義SEN級別程度,讓教師能掌握分類的方法,特別是應該根據學生的障礙程度,而非以其學業成績而定,從而更貼近SEN學生的需要。

長遠而言,局方應制訂機制,規定決定SEN學生級別的人員,並為教師及其他前線同工提供更多培訓和支援,以了解分級類別,盡量確保SEN學生的所屬支援級別是完全準確的。

教育局重整各種資助模式,把資源左搬右擺之後,究竟實際上對學校和SEN學生的資援有多大幫助?重整後的資助模式的細節,教育局至今亦尚未公布,究竟裏面會不會暗藏魔鬼?實在需要小心留意。

註:教育局的三層支援模式為:一、透過優質課堂教學,照顧有短暫或輕微學習困難的學生;二、額外支援有持續學習困難的學生,包括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三、加強支援個別問題較嚴重的學生。

20181101_HKEJ

01112018101758-0001

【文章】香港定位

2018-10-24 | 信報財經新聞
A19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美國向中國發動貿易戰將近4個月。近日美方更把爭議的範圍從兩國之間的貿易關係,擴大到意識形態的分歧。

本月初,美國副總統彭斯在一個保守派智庫發表演說時,指美國過去對中國採取友善政策,是認為蘇聯垮台後,中國勢必成為一個自由國家,因此希望藉着全面的交流,自由之風能夠吹到中國,從而使中國尊重人權,包括個人自由、私有財產、宗教自由等。可惜當中國的經濟實力愈來愈強大,這份期望卻愈來愈落空。中國政府近年對內地人民享有的各種自由,收得愈來愈緊。

香港屬於國際社會一分子

即使沒有彭斯的演說,香港作為中國的一部分,市民對於這個變化,應該有深刻的體會。香港作為國際級的大都會,不單是依仗我們的經濟實力,更是建基於我們在自由、法治、人權、民主等理念較接近普世價值。

當中國與其他國家不論在政治或經濟上發生衝突時,例如現在的中美貿易戰,香港仍能獨善其身,為中國擔當保持與世界溝通的門戶,正是由於國際社會認為香港雖然在地理上屬於中國的地方,但在價值觀上依然屬於國際社會的一分子。

亦因如此,新中國成立後,第一代領導人看準香港擁有這個獨特的角色,於是制定「長期打算,充分利用」作為中央政府對香港政策的總方針。具體而言,就是不急於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立即收回香港。

這個總方針,在中國因參與韓戰而遭國際社會禁運,但仍能從香港輸入大量物資一例上,足以反映其對國家的好處。

「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總方針沒有因為香港回歸中國而改變,反而以一種制度化的模式加以具體化,就是鄧小平提出要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讓香港即使回歸成為一個中國城市,但在價值觀和制度方面保持與國際社會同步,從而使香港繼續繁榮穩定,並協助國家面向全世界。

回歸21年來,國際社會普遍對香港實施「一國兩制」予以肯定,故即使與中國有任何摩擦或糾紛,都會避免觸及香港。惟近年中央與特區政府在政治方面的舉措,如最近的「馬凱事件」、取締政黨和「銅鑼灣書店事件」,卻使國際社會意識到香港似乎逐漸偏離尊重自由、法治和人權的普世價值,而有意檢討對港關係。這樣顯示,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等於搗爛國家對外的唯一窗口,到頭來損失的還是中央政府。

因此,特區政府對國家最大的幫助和貢獻,就是一方面努力維持香港的自由、法治和人權,另一方面盡力制止損害這些核心價值的事件發生。而香港的政治人和商人,則應該善用自己的人脈網絡,以香港為踏腳點,與世界建立溝通的橋樑。

20181024_HKEJ

香港定位

【文章】再次DQ 愈見人治

2018-10-15 | 信報財經新聞
A16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一如所料,選舉主任於上周五宣布參選人劉小麗的提名無效。原本因宣誓案被褫奪議席而觸發今次補選的劉小麗,更有可能從此不能再參與任何議會選舉。

判決違高院要求

選舉主任能否根據政治主張而認為參選人不符合提名資格,高等法院在「陳浩天案」(案件編號:[2018] 2 HKLRD 7)的判詞中有詳細的論述,其中第80段至為重要,因為法官在選舉主任行使權力時,施加了一項要求。該段是這樣說的:

「換言之,一般來說,當一名參選人在遞交提名表格時附上已簽署的確認書,選舉主任應視他已符合確認書的實質要求。惟在有確實、清晰和有說服力的證據,客觀上明顯地證明即使簽署了確認書,該參選人在提名期間沒有意圖去擁護《基本法》和宣誓効忠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主任才能斷定他不符合聲明的實質要求。不用說,一般而言選舉主任應給予參選人一個合理的機會,讓該參選人回應選舉主任認為那些有違履行確認書的責任的意圖的資料,才符合公平的要求。在決定是否有確實、清晰和有說服力的資料,在客觀上證明即使有簽署的確認書,該被提名人亦顯然沒有必要的意圖前,選舉主任應該先考慮他的回應。」(判詞只有英文本,以上為筆者翻譯。)

簡單來說,法官要求選舉主任在宣布某參選人提名無效前,須就那些他認為不符合提名資格的資料,向參選人作出提問,讓他有機會回應。否則審核提名資格的程序將有違公義原則,選舉主任的決定亦將會無效。

今年年初立法會港島區補選,選舉主任宣布其中一名參選人周庭提名無效時,已因為沒有給予周庭機會回應其政治主張是否符合《基本法》的質疑,而可能違反上述案例的規定,周庭已就此向高等法院提出選舉呈請。

近日負責九龍西補選的選舉主任,竟然重施故伎,這樣既有可能同樣違反案例,而且一旦周庭的選舉呈請得直,也可能導致今次九龍西補選無效,需要再次補選,肯定是勞民傷財。

而今次選舉主任認為劉小麗提名無效的理由,也變相永久剝奪其參選權。事實上,劉小麗在參與補選前,已修改其政治主張,包括表明不支持港獨。

然而,選舉主任卻以數年前她曾經聯署的一份聲明,當中主張「自決」應包含「港獨」這個選項為由,認為即使她簽署了確認書,亦不信納她會真誠地擁護《基本法》。

永久剝奪參選權

選舉主任漠視客觀事實,單靠主觀眼光作判斷,不單是絕對人治的做法,更等同宣布任何人只要曾經提出不符合《基本法》的政治主張,以後不管怎樣改變,只要選舉主任不信納,就不能參選。其不合理之處,是把一個沒有違法的人的參選權,剝削得比一個曾經犯法的人還要小。

事實上,任何人犯了法坐過牢,只要服刑完畢,便可參選立法會,以往亦曾有例子。如今沒有犯法的人的權利,比曾經犯法的人還要小,這樣還算什麼法治?

20181015_HKEJ再次DQ 越見人治

【文章】津貼設限 分薄資源 變相懲罰融合教育出色學校

明報 2018-10-10
A18 | 觀點

有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educationalneeds, 簡稱SEN) 的學生,雖然佔整體學生比例不高,但人數愈來愈多, 從5 年前的41,559, 增至2017/18 年度的54,838。特區政府在20 多年前推行融合教育,將SEN 學生與一般學生一同放在主流學校接受教育(上學年54,838 名SEN 學生中,有45,360 人就讀主流學校)。融合教育政策若有失誤,SEN 學生固然是最大受害者,負面影響也必然波及其他學生及老師。

事實上政府的融合教育政策多年來千瘡百孔,其中一項重大缺失,是為「學習支援津貼」設定上限。

學習支援津貼又名新資助模式,將SEN 學生的學習困難程度分為3 層,分別是第一層(Tier1):需要及早識別及介入幫助;第二層(Tier 2):需要有額外支援;及第三層(Tier 3):須加強個別支援。

然而, 只有屬第二及第三層的學生才獲發津貼。2017/18 學年,第二層學生的津貼金額,每人每年為13,986 元;至於第三層學生,不論是取錄了1 名抑或6名,學校所獲之基本津貼均為每年167,832 元,隨後由第7 名開始每名學生每年津貼27,972 元。可是無論每所學校收錄多少SEN學生,所獲的津貼上限一律為每年1,613,705 元。

新模式實際削減了支援

此津貼美其名是讓學校靈活運用及分配資源,以支援成績稍遜的學生,或在主流中小學就讀的SEN 學生,實際是想逐步取代1983 年起在小學推行的「小學加強輔導教學計劃」(簡稱「加輔計劃」),以現金津貼代替額外編制教師。

然而, 若按照原有的「加輔計劃」,以小學為例,學校可以增加1 至3 名額外教師,並且每年可獲發經常班級津貼。由此可見,新模式比舊計劃更差,實際上削減了對SEN 學生及學校的支援。

今年4 月審計署就教育局在落實融合教育政策的工作和效率發表了報告,指出不少主流小學不願由「加輔計劃」轉至學習支援津貼,正是因為前者可以增加額外及穩定的人手,相反後者的津貼根本不足以聘用教師或外購服務。

把津貼換算成人數,如一所學校獲發津貼上限的金額,則意味着最少取錄了50 名第三層學生,或100 名第二層學生,再加上不獲津貼的第一層學生,它隨時取錄過百名SEN 學生。

荒謬的是,這個卻成為政府為津貼設定上限的託辭,說不希望學校因為想獲得較多津貼,而故意取錄大量SEN 學生。惟現實是,正因為融合教育政策不足,學校唯有自救,累積了辛酸、努力和經驗後,有些學校總算有點成績,SEN 學生的家長便慕名而來,令那些學校取錄的SEN 學生人數愈來愈多。

因此,為津貼設上限,不單會分薄每名SEN 學生的資源,更是變相懲罰融合教育做得出色的學校。

取消上限 增津貼金額

我們認為,最即時的補救措施是取消津貼上限:學校取錄多少SEN 學生,便按現行機制發放多少津貼,並增加津貼金額(因現時金額根本不足)。而最理想的做法則是以原有的「加輔計劃」為基礎,加入學習支援津貼的機制。這樣,相信不論對SEN 學生和教導他們的老師來說,都是最有力的幫助。

長久以來,SEN 學生、家長、老師和各相關專業人士努力研究如何改善SEN 學生的學習條件,並與教育局周旋,可惜大多失望而回。直至審計報告介入,教育局才肯正視問題。儘管這樣反映當局的官僚態度,但總比仍然抵賴的好。期望以往在SEN 政策上時有作為的特首林鄭月娥,將會在新一份施政報告中為我們帶來驚喜。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請對做融合教育出色的學校公平一點」)

作者郭榮鏗是立法會(法律界)議員,蕭智湲是「推動特殊教育政策及立法聯盟」研究員

20181010_mingpao津貼設限 分薄資源 變相懲罰融合教育出色學校

【文章】修訂種族歧視例讓政府守法

2018-10-5 | 信報財經新聞
A21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從開埠以來,香港就是不同地區、各類人種移民聚居的城市;後來由於經濟發展,香港更成為一個國際大都會。因此在香港,不論本地人或其他種族的人,大體上都能和諧共處。

儘管如此,基於種族的歧視情況還是無可避免。另一方面,為了讓不同種族的人在香港都有公平的機會,特區政府於2008年訂立《種族歧視條例》。

這樣固然有助香港繼續維持國際文明社會的地位,但條例豁免政府在執行職能及行使職權時不受監管,又使香港在種族平權方面與其他先進地區相形見絀。

《種族歧視條例》是現行4條反歧視條例中(其他3條包括《性別歧視條例》、《殘疾歧視條例》及《家庭崗位歧視條例》),唯一一條不涵蓋政府在執行職能及行使職權時作出歧視行為的條例。事實上,當年立法會審議此條例時,早已指出這一大漏洞,法案委員會大部分委員更質疑豁免政府的理據何在。

政府的理據有兩個:一、由於《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納入香港法例,而《基本法》第39條又保證《公約》適用於香港,故《人權法案》中有關種族平等的條文,例如第一(一)條訂明「人人得享受人權法案所確認之權利,無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見或其他主張、民族本源或社會階級、財產、出生或其他身份等等。」(比照《公約》第二條)政府亦必須遵守;也就是說,政府已受《公約》、《基本法》和《人權法案》監管,任何人如認為政府在執行職能或行使職權時種族歧視,可以引用該三項法例申請司法覆核。

二、政府自訂「促進種族平等行政指引」(Administrative Guidelines on promotion of racial equality)讓各部門參考和遵守。

這樣聽起來似乎有道理,其實反而更顯得政府迴避責任。大部分委員都指出,司法覆核的涵蓋範圍有限,即使法官受理案件,可是若條例豁免政府,亦必然會影響法官對案件的判決。

此外,受政府種族歧視的市民,若只能透過司法覆核申訴的話,將要承擔訴訟費用的風險,變相妨礙市民提出法律申訴。反之,若條例涵蓋政府,則市民可向負責執行條例的平等機會委員會申訴,財政風險將會大大減少。而政府的「促進種族平等行政指引」,則內容空泛,更沒有法律約束力。

今年,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審議香港履行《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的情況時,重申香港應修訂條例,把政府納入條例規管,並要求特區政府向聯合國提交下一份定期報告時,向委員會詳細闡述為修訂條例而採取了的實際行動。

自2008年至今,條例正好實施了10年。特區政府實在毋須等到下次向聯合國提交報告,應該在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年的《施政報告》中,建議修訂條例,讓特區政府與其他公私營機構看齊,一同守法,共同為消除種族歧視而努力。

《施政報告》系列四之四

Untitled-2-0120181005_HKEJ_PG

【文章】推行地區為本的職業及言語治療服務

2018-9-26 | 信報財經新聞
A22 | 時事評論 | 專業議政

改善有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 Needs, SEN)學生的學習環境和條件,是筆者擔任立法會議員以來,最長期推動的政策,更可算是爭取到最多成果的倡議。之前的改革建議,多集中於增加學校教育和照顧SEN學生的財政資源。經過過去幾年的補底措施後,現在應是擴大和深化改革範圍,讓SEN學生得到更全面和根本支援的時候。

筆者今年就《施政報告》提出的建議中,其中一項即是為主流學校提供職業治療及言語治療服務。1997年,政府推行以校為本的融合教育,目的是希望SEN學生可以在主流學校中與其他學生共同學習和成長。融合教育實施至今超過20年,愈來愈多主流學校取錄SEN學生。SEN學生的感覺統合能力與一般學生不同,職業治療師針對這方面而作改進訓練,言語治療師則訓練SEN學生的發音以至表達能力。

現時並無駐校的職業或言語治療師,學校只能使用額外資源外聘服務。這個狀況殊不理想,故筆者建議教育局應為主流學校提供職業治療或言語治療服務。具體來說,當局可先以地區為單位,設立職業治療及言語治療服務,為主流學校提供支援。長遠而言,可按需要研究把服務從地區為本,推廣至以學校為本,例如參考現時校本教育心理服務的做法,把治療師與主流學校的比例定為1:4(即1位治療師照顧4間學校的SEN學生)。

政府應增專業學位名額

加強服務必然增加對專業人手的需求。為配合上述建議,教育局應同時增加職業治療師及言語治療師等學位課程的學額。現時只有理工大學提供由教資會資助的職業治療師本科學位課程,每年收生約100人,還有自資院校提供相關的課程,但學額仍不足以應付需求。

言語治療師方面,香港的言語治療師對兒童比例約為1:100,比外國約1:50有很大落差。目前只有香港大學提供言語治療的學士學位課程,而碩士課程則由香港理工大學及香港教育大學開辦,每年提供約40個學位。可見現時的供求比例已甚不平衡,無法滿足兒童的基本需要。

筆者建議教育局增加職業治療師及言語治療師的資助學士學位名額。按照開辦這些課程時,每名學生的單位成本約為26.8萬元計算,若這兩個課程各自增加100個資助學額,則每年須增加2680萬元撥款。至於以每年從大學一年級至四年級共有800名學生同時就讀那些課程計算,需要增加的經常開支則為2.14億元。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上屆政府擔任政務司司長時,已大力加強對SEN學生的支援;到當上行政長官後,更增加50億元教育經常性開支。相比之前的行政長官,她對改善教育的確更有心有力。因此在《施政報告》中增撥一些資源新設上述服務和加強相關培訓,是教育界、SEN學生及其家長的合理期望。

《施政報告》系列四之三

20180926_HKEJ推行地區為本的職業及言語治療服務